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五章


  动用了我心里的所有资源,还是没有查到李思的来历,只是白澜信里的内容郤着实出乎我的意料。

  “孙二就是孙不二?!”

  与孙二有过数面之缘的玉家三女吃惊不已,这个貌不惊人的船老大车老板竟是二十几年来无可争议的江湖第一人。无论是谁,一时都难以相信。

  初出茅庐就因为剑败慕容世家高手慕容千秋的叔叔慕容垂而声名雀起,其后大小十战,对手皆是江湖一等一的高手,竟未赏一败,二十年前更是以六剑让如日中天的快活帮帮主萧雨寒俯首称臣,辉煌战续至今无人能出其右。

  而今,他手中那柄无敌铁剑竟变成了马鞭子和摇橹,事还真是如白云苍狗,变幻无常呢。

  “这么大的事情,白岂会弄错?其实,齐放旱知道孙二的真实身份,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罢了。”

  我心里明镜似的,白澜透露这个消息给我,一来是投桃报李,报答我帮了他和他相好宁白儿的大忙,二来也是因为孙不二武功虽高,郤对江湖事务没有什么重大的影响。至于齐也是基于同样的原因,才和自己的老朋友保持着一种相当奇怪的关系。

  “呜鸣,你们都见过他。偏偏只有我没有见过。”

  得知孙不二还曾来过竹园,解雨满脸的遗憾,听说那天是宝亭接待的,便拉着她问东问西,一旁的武舞被她那副着急的模样逗得直乐,打趣道:“还是他是个糟老头子,不然,相公岂不要吃醋了?”

  “糟老头子?”解雨像是只被人踩了尾巴的,一个高的蹦了起来,叫道:“还不知道相公能不能打得过这糟老头子呢,就算是我……你爹,也不是人家的手。”

  “是吗?”武舞狐疑地望着我。

  我点点头:“按照空闻大师的武功推算,孙不二的武功至少比我高一成,十招之内,我必败无疑。不过,我俩合作的可能要远远大于对抗,没机会和他交手了,所以,他武功高与不,对我来说并无不同。真要关心的话,你们来看看这句话。”我指着白澜的信说道。

  “……至于练氏无双,余十余年前赏得一见,其尚垂髫总发,然至今再未一晤,其容貌武功,俱为辛氏所述……”

  “辛垂杨与练青霓交厚,见过练无双自不奇怪,奇的是练青霓既然有心让自己的侄女藉名人录出名,为何不让她去拜见白澜呢?白澜又不是个无行浪子,难道会把练无双吃了不成?这里面大有文章。”

  “什么文章?”六娘推门进来道。

  解雨抢上前去,亲昵地抱着六娘的胳膊,飞快地把事情说了一遍,六娘深思片刻,郤道:“既然一时没有结论,且放一放手,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方才接到鲁卫传来的消息,潇湘馆提前开始批量采购盐米等生活必需品了。”

  得到我的情报后,沉希仪按照事前商定好的预案,带着剿倭营一千四百余将士及马辎重星夜赶柱金山卫,在那里他们将换乘大明水军的战舰,当然,除了我和沉希仪之外,没有人知道剿倭营此行的最终目标究竟在那里。

  而我和解未二女带着二十几名辎兵飞奔宁波,只有了两天两夜便到达了目的地,把换上便服的弟兄们安置好,就急忙赶到了鲁卫指定接头地点老凤翔客栈。

  “老鲁,你发财了?”

  望着眼的这个脖子戴着小手指粗细的金链子,十余手指戴满了金戒指,就连衣服都镶了金边,一身铜臭气,只是模样看着还算眼熟的老头,我着实愣了一会儿才确定就是我要找的鲁卫,而身后的解雨早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哼,老子哪里是发财,分是是破财。”鲁卫气哼哼地道:“你当我愿意打扮成这副鬼模样啊,可老子若是穿以前那身行头,潇湘馆早把我轰出来了,还调查个屁。”

  他手一伸,我眼前顿时金光灿灿:“这个,还有这个,花了我多少银子啊,不管你说什么,老子回去都要找你媳妇报帐。”

  “这么说来,您老没少在潇湘馆受气?”我忍不住笑问道。

  “死小子……”鲁卫刚想开骂,郤不知想起来了什么,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诡笑,好整以暇地坐回了榻上,自饮自酌起来,咀里还嘟让着:“嘿嘿,老子再怎么受气,在潇湘馆好歹也是个呼如喝婢的大爷……”

  我一怔,屋里屋外一转,果然没有魏柔的影子,心里顿时着急起来:“老鲁,魏柔呢?她哪儿去了,是不是在潇湘馆?……真在那儿,什么?她已经成了潇湘馆的红姑娘?老鲁,你他妈的是不是朋友?怎么随随便便就把一个姑娘家扔在妓院里了,不怕出事儿吗?什么?这是她自己的主意?您怎么不拦着她呀?再说,不是关老总负责监视潇湘馆吗?”

  从没见我发这么大的火,鲁卫和解宋二女都惊呆了。一通叫嚣之后,我也被自己惊呆了。

  魏柔,她不是我要征服的对象吗?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她了呢?见鲁卫像看个怪物似的望着我,我下意识的避开了他的目光,讪讪道:“啊,嗯……老鲁,那个……嗯……魏柔,她会做那个……风尘女子吗?”

  “反正比我这个地主老财做得开心。”鲁卫嘟嚷道,见我一瞪眼,才连忙陪笑道:“魏姑娘学的是孙大家的路子,卖艺不卖身,再说,她武功午至比你这个大少爷还强哪,但担心的哪门子心啊?”

  “武功高就可以决定一切的话,江湖早太平了,潇湘馆本就心怀鬼胎,骤然来了一个才艺双绝可来历不明的艺人,它不起才怪!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妓院对付那些不听话的女子用的是什么手段,老鲁你不会不知道吧?”

  想起来栗子镇牡丹阁,魏柔就险些吃了“金风玉露散”的,我心急如焚,拧身向屋外走去。

  宋素卿神色如常地跟了出来,从解雨身边走过的时候,她还偷偷拉了解雨一把,解雨虽然顺势说也要去看魏姐姐,可脸上郤是闷闷不乐。

  宋素卿轻轻咳了一声,我回头一看,解雨无精彩地跟在身后,脚下磨磨蹭蹭的,已经被我拉下了十几步的距离。

  “傻丫头,魏柔在我心中再怎么重要,也比不上你呀。”我一眼看穿了她的心事。

  “就咀上说得好听。”解雨颜色稍霁:“一听到魏姐姐的消息,心都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人家又不是没去过妓院,干娘那儿不就是多用银子么,又有什么危险啦。”

  六娘的手段何止这一点点,只是那些见不得光的,我自己知道就行了,怎么会去污染你的心灵?“只是不加解释的话,我现在这副样子,难免让解雨误解,略一沉吟,便把当日牡丹阁发生的事情简单述说了一遍。

  “金风玉露散虽然有名,郤也不见得如何励害,我随便想想,就有十种八种对付它的办法。”解雨顿时开朗起来,发足追上我,亲昵地搂着我的胳膊笑道,说到后来,她眼睛更是一亮,拍手道:“嘿嘿,我知道了,相公……你就是用了最笨的那种方法替无瑕姐姐解毒的吧。”

  “什么最笨,那可是最好的方法了。”我不觉莞尔,想起湖边的那场盘肠大战,确实是自己有意引导,让“金风玉露散”的功效得以淋漓尽致的发挥,才完完全全得到了无瑕。否则,想要让她冲破禁忌的心防,还不知要多少周折呢。

  “雨儿,你真聪明,还以为你要輚一会儿脑筋才能想到呢。”

  “那是。”解雨得意道:“所以,有心事可别瞒着我,我可是火眼金睛喔。再说,人家的心都给了相公的……”

  自从大明在宁设立市舶司之后,宁波已是江南举足轻重的重要城市,虽然年前市舶司遭到了裁撤,可屡有朝中大员上疏要求恢复,民间俱认为再开市舶司只是早晚的事情,何况宁波还是海运的重要港口,故而大多数的商家并没有撤离,潇湘馆的生意自然十分红火。

  “听琴?三位公子来早了。”龟奴见我们三人衣着光鲜,不敢怠慢,招呼着我们进了一间雅室坐下,见解宋两人以我马首是瞻,便转到我身陪着笑脸道:“公子是头一回来敝馆吧?”“你倒眼尖。”宋素卿随手塞过去一两多银子。

  龟奴越发热情:“想在潇湘馆听陆姑娘琴的,多数要等半个时辰之后才来哪,因为陆姑娘酉时三刻才能过来。”他四下望了一圈,压低声音道:“她眼下在春风院呢,实在等不及的客人,都去那儿听琴了,可话说回来,这曲儿虽好,身边没个姑娘,听起来乏味的很。春风院的姑娘,嘿嘿,不是自夸,拍马也追不上我们的潇湘馆,要不,小的先给公子们找几个姑娘,咱们边乐呵边听陆姑娘弹琴如何?”

  “姑娘就不要了,找两个唱曲的就行了。”随口问了几句,才知道魏柔化身陆昕卖艺,最一开始并不在潇湘馆,即使是潇湘馆的老板周福荣一再相请,魏柔也没有完全脱离最初接纳她的春风院,只是夜晚的黄时间大多数时候是在潇湘馆演出了。

  “魏姐姐还真机灵哪。”

  “那也是鲁卫替她掩饰得好。”没有鲁替她搞到路引证明身份,这么长时间演出早出乱子了。想到路引,才发现自己情急之下,竟忘了问鲁卫,宁波府衙的关老总眼下究竟可不可以信任。

  好酒好菜流水般地送上,三人连着赶了两天路,此刻自是大快朵颐,至于那几个戏子,原本就是为了作作样子,她们咿咿呀呀唱了些什么,三人谁也没有意。

  “你就是周老板?”隔壁突然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

  “咦,这声音有点耳熟。”解雨一怔,停着一思,迟疑道:“好像是铁剑门的那个胡一飞?”“就是他!”我赞许地点头,铁剑门下的胡一飞,齐默等人,声带俱被破坏,几人声音听起来大同小异,解雨能分辨出来是谁着实不易,只是胡一飞不是应该被万里流派到松江沈家了吗,怎会出现在这儿?

  “在下正是周福荣,两位大爷有何吩咐?”

  能在胡一飞面前保持镇静,看来这周福荣虽然是个地痞无赖,郤也不可太过小觑,不然宋廷之也不会放心把潇湘馆交给他管理,老鲁也不会在这儿花了这么长的时间。

  “先别着急,在下提件事儿,正月十五苏花会,你们潇湘馆去了位姑娘……”

  胡一飞的话没说完,周福荣已经惊喜道:“原来您老就是小桃红的恩客,可算找到您了!小桃红回来以后,茶不思饭不想的,说什么也不肯接客,只说等您老来赎身,总算等着您了,您是来赎她的吧,我去给您叫去……”

  郤听另一人喋喋笑道:“老四,没想到你他妈的还是个多情种子呢。”似乎是来护儿的声音。

  “那丫头是叫银子晃的,说起来都怪老六,不过是破个雏儿,几十两银子就足够了,他倒大方,出手就是二百两,哼,又不是苏瑾,孙妙。”

  话虽夬刻,语气郤透着几分得意:“不过,话说回来,那丫头倒是极灵的,有这么个人伺候,我那狗窝没准儿还能有点家的模样。嗯,她叫小桃红是吧,周老板,她赎身银子是多少?”

  听周福荣说是八百两,我就知道胡来二人若是有心闹事的话,机会已经来了。果然话音甫落,那边已经有人把桌子拍得山响,碗筷叮当的响声连这屋子里都听得见。

  就听胡一飞骂道:“你他妈拿老子开涮啊,八百两?知不知道苏州秦楼四小官买官卖多少钱?两千两!你当小桃红是金子做的,二百两,老子多一文都没有!嫌少?降价了,一百两!”

  “小子,吃豹子胆了,敢上潇湘馆撒野!”

  争吵一起,就有两人从回廊冲进了隔壁,只是刚喊了一句,就被人一脚踢了出去,接着又闯进来几个护院,听动静也是被胡来二人打得哭爹喊娘,反倒是周福荣留着掌柜的尊严,强忍着疼痛道:“在下有眼不识泰山,你们放了我的护院,咱们有事好商量。”

  隔壁静了下来,可这屋里的歌女们也吓得不敢唱下去了,胡一飞吆喝了一嗓子,说隔壁的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女们这才惊怯怯地唱了起来。

  隔壁虽然压低了声音,可我和解雨的六识都极其敏锐,还是把那边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老子是讲道理的人。”胡一飞哑着嗓子道:“前后在小桃红身上花了四百两,你只赚不赔,换老子以前的脾气,你他妈的拐卖我媳妇,还要倒赔我四百两,好了,周老板你也别害怕了,叫你来不是为了小桃红,那只是个插曲,听说你这儿来了个红姑娘叫陆昕?有这个人吧,那好,大爷要包她。”

  有古怪!我和解雨不由得诧异对视一眼。

  那边周福荣已经苦笑道:“陆姑娘不是敝号的人,她只是在这儿客串演出,在下没权力使唤她,再说,这几天不少有钱的主儿都想点她,可都被拒绝了,人家是卖艺不卖身。”

  “你耍我们啊,不是你潇湘馆的人,你能让她在这儿演出?”来护儿怒道。

  “她和琴神孙大家一样,都没落籍呢!”周福荣小心解释着。

  胡一飞也道:“三哥,你是窑子逛得少,这种事常见,隔壁那几个唱曲儿的恐怕也不是潇湘馆的人,潇湘馆不用养她们,郤可以干抽头。”

  “你真是个大行家。”

  胡一飞不理会周福荣的恭维,让他讲了这个陆昕的来历,然后好整以暇地道:“既然不是你的人,我也不难为你,两条路,周老板你任选一条,要么从明儿起,你不许陆昕在潇湘馆演出,要么,今晚上你找个机会把这个下到她饭菜里,以后的事儿我不管不问,否则……嘿嘿,周老板是明白人,不用我多说吧!”

  解雨气得柳眉倒竖立,手立刻摸了刀把,郤被我按回了座位,周福荣若是这么轻易就被讹诈的话,潇湘馆恐怕早关门了。

  果然,就听有人冷笑道:“小子,我就是个粗人,听不懂你的话,你告诉我,周老板不听你的,你就准备把他怎着啊?”

  “关老总,你总算来了,这两个山猫野兽,竟讹到我头上来了。”周福荣顿时硬气起来。

  宁波府衙总捕头关威?我苦笑一声,怪得鲁卫扮成了那副模样,原来关威已经成了周福荣的保护伞,短短几个月的功夫,他就被拉下水了,这周福荣还真有点本事。

  不过细想一下,鲁卫何赏不是被我腐蚀拉拢了,只是眼光各有高低,比较起来,我前程远大罢了。

  “呵,会拿官府来压人了,周老格,你还真不是当初在八哥弄讨生活的那个周福荣了呢!”

  出乎我的意料,胡一飞竟是全然不,不仅出言讥讽周福荣,就连对关威的言气也不那么恭敬:“关老总,兄弟包个粉头不犯法吧!”

  “包个粉头?错了吧,我分明听得是你们意图强暴良家妇女,是不是啊,周老板?”

  周福荣那边一个劲儿称是,这边胡一飞已经森然冷笑起来:“真是王八头上戴斗笠,栽赃栽到老子头上了,关威,看在你大小是个捕快头儿的份上,现在赶快给我滚,我权当没见过你,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嘿,老子还真不是吓大的。”关威怒极反笑:“今儿我倒要长长见识了。”

  说完,冲回廊下喊了一声:“杜先生,屋里这两位客人交给你了,人家那么客气,咱好歹也请人家去府衙做回客呀!”

  “明白!”

  随着话音传过来的脚步声既轻且快,显然这个杜先生是个练家子,果然,隐约听到一阵刀风掠过,就是“当”的一声,两样兵器相交在了一起。

  “姓杜?莫非你就是淅东道上的四方刀杜真杜四方?”胡一飞气息丝毫不乱,自是一刀占了上风,冷笑道:“关威,靠他这号人来拿我们兄弟,差得远了!”

  关威似乎没想到这两人竟是如此扎手,便有些慌乱:“大胆狂徒,竟敢拒捕,想造反啊?”声音听起来已是色厉内荏。

  此时郤听杜真叫道:“啊呀,我知道了,你们是铁……”

  “住口!”胡一飞厉声打断杜真的话头:“我们兄弟是谁,谁轮不到你说话。”似乎是推了杜真一掌,杜真闷哼一声踉跄着退出门外。

  关威想走,郤被拦了下来,就听胡一飞压低声音道:“你来看这个!”

  关威惊呼一声:“这不是……”又似乎意识到什么,马上改口道:“各位怎么不早说,险些大水冲了龙王庙!阁下如何称呼?”

  “不愧是一府总捕,还真机警,兄弟姓胡,这位是来兄。”

  咦?我顿时好奇起,胡一飞究竟给关威看了什么。关威的态度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听关话里的意思,那东西应该和官府有关。

  一摆手让歌女们下去,我小心翼翼地凑到木质间壁跟前,借来解雨的流光宝刀,悄无声息地捅出一道缝隙来。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