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五章


  “春水剑派王动及……夫人到!”

  当我带着无瑕、玲珑和琴歌双绝出现在江园的时候,我知道我和无瑕、玲珑的人生都面临着一场重要的考验。

  即使我没有回头,我也可以从无瑕微乱的步伐里听出她内心的紧张与慌乱,就算我的步伐再坚定似乎也无法让无瑕镇静下来,她那名震江湖、让她登上江湖名人录第十三高位的春水心法好像根本无法平复她内心的波涛。

  我知道她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勇气站在我的身后,听别人把她和自己的女儿一起称作我的夫人。当成百上千双熟悉亦或陌生的眸子带着讥笑亦或好奇的锐利目光射在她的脸上,她还能保持住脸上的微笑吗?

  玲珑也是如此,她们的身上担负着她们原本不应该担负的责任,可一个是自己挚爱的丈夫,一个是自己尊敬的娘亲,这两种情感,她们如何逃避呢?

  柳元礼话里的迟疑并不是因为见到了无瑕、玲珑。齐小天、宫难从苏州回来,必然带来了无α珑已经嫁我为妾的消息;那迟疑也不是为了琴歌双绝,苏瑾和孙妙都面带轻纱,将绝世容颜掩去。

  他的这一声迟疑显然是故意做作的,而投向无瑕的目光又是那样的淫亵而无礼,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我竟对他产生了刻骨的仇恨,在我心中他的名字已经被划上了一个鲜红的大叉。

  柳元礼!若是给我机会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你知道吗?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笑得出来!

  园子里只宁静了片刻,便一片嗡嗡的议论声。

  “我呸!他奶奶的,人若是不知廉耻,还真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呀,母女同嫁,还好意思立在这世是坤之下!”

  “老兄,她真的是玉夫人吗?我怎么看她只有二十来岁似的,别是江湖传言传错了,人家真是玲珑的表姐玉无瑕耶……”

  “兄弟你可看走眼了,这是雨露滋润的呗,你没看到玲珑的模样吗?啧啧,比起上次齐盟主寿筵上见到她们姐妹可是玉润珠圆多了……”

  “这倒也是,不过,这王动看起来文质彬彬的,能应付过来吗?女人可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呀!”

  “言之有理,要不是家中有个母老虎,你老哥我怎么会瘦成这把模样?听说这王动富可敌国,人家母女三人天天用人奶洗澡也说不定,要不怎么这般流光水滑的呢,哈哈、哈哈!”

  已经不仅是郧运接了,有些人更是肆无忌惮地嚷嚷起来,污言秽语直扑进我的耳朵,想躲也躲不掉,而我身后的无瑕、玲珑呼吸都渐渐沉重起来,显然内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不过,出于对大江盟的肤浅了解,我知道这外院园子里的江湖人都是些三流角色,他们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总不能把这千八百人的舌头都砍下来。

  内院才是招待武林重要门派的所在,那里有无瑕更加熟悉、对无瑕也更加熟悉的旧日同道,他们代表着江湖的主流,他们怎么看,才是我更关心的。

  只是面对以往相知相悉、并肩战斗过的朋友,无瑕能坚持下来吗?我真的担心起来,甚至怀疑起带她们来大江盟的正确性来了。

  身为地主的柳元礼却根本没有制止的意思,只是在发现我和身后几女俱是两手空空只有高七捧着一只焦尾琴的时候,他脸上才露出诧异的神色,转头望了一眼旁边正傻愣愣等我报贺礼的帮丁,欲言又止。

  “老柳,今儿你可看走眼了,王兄可是带来了你意想不到的贺礼!”

  这一口字正腔圆的官话,竟将满园子的议论之声全压了下去。我立刻猜出了来人是谁,果然从不远处的假山后转出一人来,正是丰神如玉的唐门大公子唐三藏。

  可能是好奇心掩盖了对无瑕的品头论足,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唐三藏身上,他似乎见惯了这种万众瞩目的场面,一路不紧不慢地走到我近前,先上下看了我几眼,笑着说了句:“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恭喜恭喜!”

  接着转头对无瑕、玲珑笑道:“这就是三位弟妹吧,真是我见犹怜,何况王兄乎!”

  说着竟是当头一揖。

  明知道唐三藏此番做作,实是有心拉拢我,可我心中还是涌起一股感激,趁着介绍他的机会,我转头看无瑕、玲珑,三女的神色显然也因为唐三藏打诨插科的缘故而放松了许多,眼中都流露出感激的神色,万福之后叫的那声“见过叔叔”倒真是诚心诚意的。

  柳元礼脸上的一丝尴尬转瞬即逝,他笑着对我道:“动少,你看我都失态了,怨就怨动少每每出人意料,老柳是拍马都追不上呀……”

  他瞧瞧蒙着面纱的苏瑾、孙妙,仿佛恍然大悟道:“莫非动少想送给我家小姐一对侍婢不成!?”

  “妈的,我倒是想把你大卸八块送给齐萝当花肥。”我心中暗骂,口中却笑道:“柳大总管才真是别出心裁呢!只是我若真送两个侍婢,你家小姐不找我拚命才怪呢!”

  唐三藏也是莞尔一笑,贴在他耳边低低说了两句。柳元礼两眼顿时冒出惊喜的火花,再看苏瑾孙妙的时候已是与方才截然不同。

  “是这样啊!明白了,明白了!”唐三藏一边低语,柳元礼一边点头,末了柳兴奋地一拱手,转身往内院奔去。

  把客人撂在了一旁,我不知道柳元礼是有意还是无意。

  唐三藏也察觉出柳元礼的失礼,便替他打起了圆场道:“‘琴歌双绝’大驾光临,也怪不得他失态。”

  又笑道:“大江盟虽是一方雄主,可都是一群粗人,有孙苏两位大家来,宫兄的婚礼才有点看头啊!”

  望着唐三藏白皙的俊脸,我送给他一个感谢而又理解的笑容。他显然读懂了我笑容里的含义,微微点点头。

  我不再言语,不再理会满园子的冷嘲热讽,拔腿朝内院走去。

  这里是江园,是江湖一隅,讲的是江湖里的规矩。春水剑派虽然几近灭门,可武林茶话会没开,它还是十大门派之一,它就该有十大的地位与尊荣,就算是为了无瑕、玲珑的尊严,我也要拚死捍卫它的荣耀一回!

  唐三藏脚下略一迟疑便跟了上来,好心提醒我道:“大少,今儿可是宫兄的好日子,连武当掌教清风真人都来了,你千万压住火气,任他们说吧!”

  “妈的,我带着‘琴歌双绝’又不是来滋事的!”我哈哈一笑,心中却暗忖,原来我人还未到,里面已经开始议论起我来了,或许他们也头疼如何来面对我和无瑕、玲珑这种复杂的关系吧!

  还未进内院的大门,柳元礼就带着两人从里面迎了出来,左首自然是大江盟的少盟主齐小天,而他旁边那个三十出头风姿绰约的妇人却颇出乎我的意外,正是我在苏州几访不遇的霁月斋苏州店柜台宋三娘。

  “动少,你可来晚了!”齐小夭朗声笑道,又亲热地捣了我一拳:“待会酒席之上,可要自罚三杯!这次可不准和上次一样逃席哟!”说话间,举重若轻地化解了我和大江盟存在的一点心结。

  又冲无瑕、玲珑一拱手:“恭喜三位弟妹。动少大喜,本应到贺,只是舍妹也要出阁,小天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做哥哥的岂能不回来张罗!失礼之处,还望三位弟妹千万海涵!席上我让阿萝多敬你们两杯,算我赔罪!”

  不知是因为回到了江园,还是因为魏柔不在身边,传说中齐小天豪放四海的性格此刻才表现出来,让我眼前都为之一亮。

  而无瑕、玲珑紧张的情绪也渐渐消除,连万福的动作都变得从容起来。

  齐小天又对苏瑾、孙妙道:“两位大家大驾光临,大江盟蓬荜生辉,动少真是给足大江盟面子。只是不瞒两位大家,敝盟上下都是粗人,而来吃舍妹喜酒的这些三山五岳的朋友也不见得比敝盟风雅多少,两位大家如何出演,敝盟上下恐怕没一个人能说得明白。说实话,就连舍妹的婚礼该怎么进行,大家都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这不,我才把霁月斋的宋夫人请来了。动少,你没忘了霁月斋苏州店的那场开业仪式吧……”

  “贱妾认识动少的时候,还不认得少盟主呢!”宋三娘嫣然一笑,给我道了个万福。

  “是么?”齐小天诧异道,旋即恍然大悟,笑道:“是我自己太笨了,动少是个花街柳巷的班头,天生一个风流大少,自然少不了光顾你们霁月斋。”

  又颇有些感慨地道:“说起来和动少也是不打不相识,只是白白让你们多赚了那么多的银子。”说着,下意识地望了一眼无瑕的双腕。

  无瑕和玲珑今日都穿着素色湖缎小碎花大袖袄外套缎子比甲,只是无瑕是淡雅的浅黄,而玲珑是活泼的湖绿。

  飘摆的大袖遮住了三女的素腕,便看不到那对价值连城的双龙戏珠镯,只是在三女的脖颈处依然可以看到名贵的钻石和檀珠珠链。

  唐三藏并不知道这段典故,便问是怎么一回事,齐小天便把当日的情景简单描述了一番。

  逗得唐三藏也笑了起来:“商家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啊!那,这两件稀世珍宝究竟戴在了哪位佳人的身上了呢?”

  就连宋三娘也向我和齐小天投来好奇的目光,齐小天笑道:“那串珠链么?我还锁在抽屉里呢,想送给魏仙子,可她不肯要。”

  听他直诉对魏柔的情意,以及敢于面对挫折的勇气,连我心中都暗自佩服。

  见他的目光转向我,我便笑道:“红粉赠佳人,当然是送给贱内了。”说着一指无瑕。

  唐三藏苦笑一声:“一个是天上的谪仙,一个是豪门的贵妇,看来这两件宝贝我今生是无福得见喽!”

  此时宋三娘却给孙苏二人深施了一礼,笑道:“少盟主给敝斋的时日太短,贱妾正觉得人手不足,动少可真是雪中送炭呀!有两位大家坐镇,贱妾心中就踏实多了。”

  我笑道:“三娘你不用客气,今天两位大家就是你手下的兵,随你调遣,你就放胆用吧!”宋三娘忙道了谢,带着孙苏二女和高七急急忙忙往后花园去了。

  齐小天说了声“请”,便在前面带路进了内院。

  内院早布置得花团锦簇,斗大的喜字随处可见,就连在各处来回穿梭服侍来客的大江盟帮丁都换上了崭新的衣服,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庆的笑容,想来齐萝甚得大江盟上下的欢心,众人都为她得偿心愿而高兴。

  沿着一泓碧水错落有致地摆了十二三张石桌,石桌周围已坐得七七八八,来宾们大多衣着光鲜,即便穿着朴素也是干净整齐。

  超过五成的人眼露精光,分明是练武之人,而和上次齐放寿筵不同的是,席上还有近三成是姑娘媳妇的,显然大江盟也愿意邀请些相互恩爱的伉俪来参加婚礼以讨个吉利,而那些少女或许就是家长带来见见世面,顺便选个好夫婿的。

  众人也是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聊着闲嗑,只是大家都有意无意地把声音放低,与外院的嘈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少盟主,又来客人了啊!”离月门最近的一桌上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站起来套近乎道。

  “是呀,杜叔叔,是春水剑派的王少侠和三位夫人到了。”

  齐小天的声音并不大,可内院霎时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集中在了我和身后的无瑕、玲珑身上,和齐小天搭话的那个汉子更是一下子呆住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竟手足无措起来。

  我就觉得无瑕的呼吸突然一窒,转过头看她,她脸上虽然带着笑,可眼光却已是游移不定,似乎每碰到一个人的目光就飞快地躲开,最后只能停在了我的脸上。

  齐小天见那杜姓汉子依旧傻站在那里,有心打个圆场,便指着那汉子笑道:“动少,这位就是浙东白道上赫赫有名的‘四方刀’杜真杜大侠,他旁边就是杜夫人。早年在宁波飞鱼塘杜大侠夫妇二人连杀七倭,保了一方平安,现在大伙都叫他社四方呢!”

  “久仰久仰!”

  杜真?这是个我从没听说的名字,也没出现在江湖名人录里,我自然不会久仰。不过我明白齐小天的心思,那就顺水推舟,管他是不是只保了巴掌大的地方,便拱手施礼。

  杜真刚把双手举?胸前,那句“不敢当?还在喉间,惶员叽粗刂匾簧人裕?”嗯哼!“却见那边杜夫人脸上已挂上了严霜。

  杜真嘴唇翕动了两下,却听不见声音,只是叹了口气,双手一垂,颓然坐回了椅子上。

  内院里的人都愣住了,就连齐小天的脸上也露出尴尬的神色,或许他也没想到杜夫人竟然连他的面子也不给吧!

  “她还真是个烈性子!”我心中暗忖,一缕郁闷之气渐从心底升起。

  我和她夫妇二人并无怨仇,如此待我只可能是为了无瑕,但我娶无瑕碍她什么了!?

  “噢,齐兄,这可是你的不对了,”我还得忍一口气给齐小天解围:“杜大侠夫妇是疾恶如仇的白道英豪,而我可是个江湖上人人喊打的无耻淫贼,你把我介绍给社大侠岂不是要了我的小命吗?”我嘻笑道。

  齐小天也顺势打了我一拳,笑道:“做什么不好,偏偏去做淫贼,活该!”朝杜真夫妇一拱手,带着我往议事堂的方向走去。

  越过了两三桌,就见前面一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一个劲地朝我身后摆手,她旁边一个富态的中年妇人怎么压也压不住。

  那妇人见我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她,才讪讪松开少女的手,我回头一看,玲珑脸上也露出了今日难得一见的真心笑容,等到了近前,就听那女孩兴奋地道:“玉姐姐,可想死我了。”

  玉珑上前拉着少女的手笑道:“李妹妹,姐姐也想你呀,几个月不见,你出落成大姑娘了。”

  玉玲则在一旁小声解释道:“这丫头是浙西虎威武馆馆主李景的女儿李蕖,曾经与贱妾姐妹一同追杀过浙西道上的一个……一个恶贼。”

  又有些奇怪道:“怎么没见到她父亲呢?”

  “玉姐姐你净逗我,”李蕖噘着小嘴道:“倒是姐姐怎么就嫁人了呢?他们还说你嫁了一个、一个……”说着偷偷望了我一眼。

  “一个淫贼是吧!”我笑道。

  玉珑轻呻了我一口,笑道:“妹妹你别听他人瞎说,姐姐是杀淫贼的,怎么会嫁给一个淫贼呢!?”

  只是从她话镂胰匆继鲆凰坑淘ィ蛐碓谒那币馐独铮液鸵艋蚨嗷蛏儆?些共同点吧!

  “我想也是,你若真是个淫贼的话,这江园里那么多的高手,你不是自投罗网吗?

  光一个齐哥哥就把你抓住了。“李蕖一本正经地对我道。

  童言无忌!望着她周围的人面露尴尬,我心里一阵开心:“说得太对了!”

  我抚掌喝彩道:“我若真是个淫贼,你齐哥哥第一个不放过我!”我看出她对齐小天的崇拜,顺手把齐小天拖了过来。

  望着自己心中的偶像,李蕖顿时满脸绯红,期期艾艾说不出话来。齐小天显然见惯了这种场面,大大方方地打了声招呼,才转头和我向前行去。

  玉珑在李蕖耳边小声说了两句,她飞快地瞥了齐小天的背影一眼,又贴在玉珑耳边说起了悄悄话。玉珑微微一笑,放开她的手。

  她刚转身跟上我,我就听身后那富态女人压低了声音埋怨道:“好哇,我管不了你这个小祖宗了,回去让你娘管你!”

  “可人家不是淫贼嘛!”

  “你小孩子家懂什么?大人告诉你,他是淫贼就是淫贼!”

  “你们都说他是淫贼,可为什么不告诉我他究竟干了什么坏事呢?我和玉姐姐杀的那个孙古道才是真正的淫贼,他坏了六七个姑娘的名节呢!”两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

  “……”

  “他是淫贼,那齐哥哥干嘛不杀了他?”

  “好好好,小祖宗,你不是想知道么?好,拼着让你爹娘骂我一回,姨娘告诉你!

  他娶了玲珑双玉姐妹并没有人说三道四的,可他千不该万不该把自己的丈母娘玉夫人也娶了,你说这不是淫贼是什么!?哼,说他是淫贼都抬举他了,我看他简直是个禽兽、畜生!““啊!?”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