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文学--性爱.文献区


下一篇: 小筝

返回本区目录


新妻少年(6)


    第八章:羞辱
  当令子和由起子从地狱的快乐中爬出来时,少年们已经做好以後的计画。
  这一天正好是秋季的庙會,每一年从十月的第二个星期五开始连续三天,今天是
第一天的星期五,晚上的夜市更是热闹非凡;少年们打算带二个女人去庙會。
  
  可是想带出去,是需要有准备的,和彦把刚刚录好的录音带放出来给她们听,用
早晨威胁令子的方法让由起子不得不答应;如果那种不堪入耳的录音带送去大学公开
,她也受不了,现在只有点头答应;在这种情形下答应三件事情,第一是:到外面也
不可吵闹,第二是:要服从命令,第三是:对她们做任何事情都要乖乖接受。

    「现在穿上衣服去庙會,但不能穿内裤,还有令子也要穿上和由起子一样的
迷你裙。」

  由起子和来的时候一样,但没有穿内裤,令子是几乎能看到乳房的白衬衫,迷你
裙是深蓝色,距离膝盖有二十公分。       

    「可是,我们穿这样去庙會不太好吧。」
    「是啊,我们今天都是跷课的。」
    「说不定还有训导组的老师去巡逻。」
    「我和高濑都离家很近,把制服和书包放在家里吧。」
  k书的建议,大家都表示赞同。

    「这个也放在你家里,千万不能弄丢。」
  和彦把录音带也交给k书保管,当k书和高濑拿大家的制服和书包回家时,少年
让二个女人整里散乱的房间;k书和高濑回来,少年们带二个女人出去的时间是四点
五十分左右。

  随著接进庙會,路人也开始增加,令子和由起子都感到不安,身上没有穿内裤,
不知何时少年會开始恶作剧,至少不會在大家面前撩起裙子,但还是得完全听从他们
的话。一直到庙會的路上都安然无事。

    「喂,买那个东西吧。」  和彦用手指十多公尺前的摊位。
    「你说的是面具吗?」
    「是啊。」
    「算了吧!不是有很多其他东西吗?我现在感到饿了。」
    「高濑,你真笨,为什麼脱了学生制服的,这样走在这里能看到我们的脸,
不穿制服也是没用的。」

    「说的也是,在庙會带面具,没有人會觉得奇怪。」

  几个少年各自选择自己喜欢的面具戴在脸上;虽然是庙會,八个面具的人走在一
起还是很奇怪;虽然挡住自己的面貌,但也还是很醒目。

    「嗨!戴面具的朋友们,来玩捞球吧。」

  果然每一个摊位的人,都向他们打招呼,令子和由起子在有人向她们看时,只好
用双手掩饰胸前。

    「好啊!捞球一定很好玩。」

  所谓捞球是一种实心的非常有弹性的小皮球,如用力摔在地上,至少能弹十公尺
以上,如果摔在墙上真不知道會反弹到什麼地方去,这种涂上彩色的小皮球放在水槽
里,用捞金鱼的宣纸圈捞球;没有人在玩,他们哗啦哗啦的围著水槽坐下,令子的身
边是和彦,由起子的身边是古馆。

    「每个人玩一次。」
  
  和彦这样说话时,令子付钱,戴红色棒球帽的摊贩拿宣纸给每一个人,他的声音
虽然和气,但长相凶恶,年龄再三十岁左右;皮球像金鱼一样逃走,因为很重不容易
捞起,令子和k书很快就弄破宣纸,和彦找的目标也太大而没有成功。

    「送给你们遗憾奖!」 摊贩拿最小的一个送给每个人。
  
    「你的拿给我。」

  和彦把令子手里的小皮球要过来,然後和自己的小皮球握在一起,碰一下令子的
大腿,意思是要她把腿分开,因为坐在摊贩的面前分开大腿就會看到裙子里的情形。
  
  令子还在犹豫不决时,和彦伸手到水槽里,令子奇怪的看他的手,不知道他要做
什麼;和彦用另一支没有放在水槽里的手,拉开令子的上衣,然後用放在水里的手,
捞水洒在令子的胸前,衬衫湿了以後,乳头的形状明显露出,还是需要立刻听他的要
求,反对是绝对没每用处的;令子把身体稍许向侧方转动,然後很难为情的悄悄分开
大腿。

  和彦的手立刻伸入裙子里,令子从昨天的经验知道他要做什麼事情,如果现在挣
扎,反而會使人感到疑心;和彦的手到达大腿根上,令子就殿高脚後根向前挺起屁股
,和彦抓皮球的手指,拨开阴毛和阴唇,很巧妙的把球塞入阴户里。

  就在把两个球塞入阴户的过程中,令子的眼睛一直盯在摊贩的脸上;不知是幸还
是不幸,因为她戴著面具,摊贩不知道令子在看他;总之现在只要不让摊贩发觉就可
以了。

  在令子旁边的古馆也对由起子做同样的事情,其他人的球也都送到和彦和古馆的
手中,更糟的是,南田很擅长捞球,捞起来就送给和彦。

  摊贩的视线开始在令子和由起子的腿上徘徊;古馆还會在乎那种视线,和彦根本
就不理會摊贩的视线,而且只是手伸入裙子里还好,但是手拔出来时,皮球竟然就不
见了。摊贩做出难以相信的表情,不久之後嘴角露出淫邪的笑容;令子感到羞耻,幸
好脸上还有面具掩饰,她的希望是这个摊贩只是享受令子裙子里的风貌,就这样放过
她们。

    「老大!你过来一下。」  摊贩向旁边摊捞金鱼摊的夥伴搭腔。

    「什麼事呀?乔治,正在工作呀!」

  捞金鱼摊贩是四十岁左右的大汉,而且面相比捞球的摊贩更凶恶,也更像流氓。
 
    「老大,来一下吧....」

    「你真罗唆。」
  大汉一面说一面走过来,捞球的摊贩悄悄在他耳边说几句话。

    「你说什麼?」  大汉用凶恶的眼光看令子和和彦。
    「喂!你这个小毛头过来一下。」  男人的面相凶恶,声音也可怕。
    「是叫我吗?」
    「你不是小毛头吗?」
  和彦站起来,虽然戴著面具看不出来,但不像很恐惧的样子。

    「什麼事......?」
  和彦毫不犹豫的向那边走过去,大汉伸手把和彦脸上的面具拉到头上,用凶恶的
眼光瞪著和彦。

    「听说你刚才当著他的面做奇妙的魔术。」
  大汉的声音不是再说悄悄话,粗大的声音能让另子们听到;令子和由起子的脚都
颤抖,k书和高濑已经摆出逃走的姿势,连古馆都露出紧张的表情,不敢吭声。

    「那是很简单的魔术。」
    「哦,希望你能教我。」
    「你们说的就是皮球不见的事情吧。」
    「是啊,不是很奇怪吗?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是阴户里呀.......实际上你们是明知故问。」
  他们的谈话不仅让人感到可怕,还让人难为情的从脸上冒火。

    「喔,我不知道啊...这样说,那些女人都没有穿内裤了,可是当众面这
种戏法,你和那个女人究竟是什麼关系?」
    「是朋友啊。」
    「朋友?你这小鬼,不要小看我们....有那种大乳房的女人怎麼可能是
你们小鬼的朋友,而且还是不穿三角裤和乳罩的女人。」

    「她们要求做朋友,所以和她们做朋友而已。」
    「所以,她们教你做那种戏法吗?」  
    「还有更好的,不久前,大家还一起玩性交的游戏。」
  令子和由起子都无比的慌张,尽管和彦使异常的人,真不敢想像面对流氓會说出
这种话。

    「你说什麼?和小孩子性交?」  
  大汉发出惊叫声,使得四周的人们一起向这边看。

    「老大,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可是,不论这些小鬼或那两个女人都是很可恶
.」

  捞球摊贩的眼睛,开始露出好色的眼光,可是大汉觉得,看令子和由起子的穿著
,怎麼也不像是在街上卖淫的女人。

    「乔治,那二个女人都有让人流口水的身体呀。」  大汉在摊贩的耳边说。
    「老大,让她们和小毛头玩太可惜了。」
  二个男人好像评估价钱似的,在令子和由起子的身上瞄来瞄去。

    「喂!二个女人,把面具取下来给我看。」
  令子和由起子互相看一眼,令子点头,由起子也点头,於是二个人战战兢兢取下
面具

    「.....」
    「真没想到!乔治,看到没有,这二个女人在这一带是少见的好货色。」
  二个男人在惊讶之馀露出色迷迷的眼光,身体让少年们玩弄,有如淫乱和暴露狂
一样的,不戴乳罩和不穿三角裤在人群中出现的女人,竟然有这样的美貌,实在令人
难以想像

    「老......大.....快想办法呀。」
  乔治看到这种意外,几乎说不出话来,就好像野兽找到猎物一样,好色的眼光发
出光泽。

    「嘿,把你们的朋友也借给我们一下好不好?我也想学魔术。」
  大汉用手搂住和彦的肩膀,用一半是恐吓的口吻说。

    「可以,要给我什麼呢?」
    「答应了吗?真不好意思。」
    「我问你,给我什麼呀?」
    「你想要什麼?」
    「今天一天把你们捞金鱼跟皮球的生意让给我们做。」
    「你这个小鬼真聪明,我很满意,反抗我们會让皮肉受罪,这样是聪明多了
。」
    「卖的钱归我。」
    「好吧,你这小子真了不起。」
  谈妥以後,二个男人立刻到令子和由起子的地方,又给她们戴上面具,然後手被
扭转背後。

    「痛啊....要做什麼....」
    「不要闹!事情已经谈妥了,要你们一起到事务所来一下!」
  四周的观众都作出毫不关心的模样,令子和由起子就这样被带到停在庙後的小货
车。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第九章:怖辱

  令子和由起子被带到那个男人自称是事务所的地方,说是事务所,不如说是仓库
更适合,是很煞风景的地方,充满灰尘的味道,堆积很多大纸箱,大概是作生意的商
品;那是极不想进去的房间,可是二个女人已经在车里挨过耳光,把手扭转到极点,
受到皮肉之苦;二个男人不但凶暴,而且采用暴力行为,不是表示不愿意就能同意的
对象,那只是會受到更多的皮肉之苦而已。

    「还不快点进去!」

  二个人被推进房里,也许他们是做赛马的黄牛,里面的房间有办公桌,和孤单单
的一具电话;这二个男人究竟是干什麼的?會对她们怎麼样.....?战战兢兢在
房间里看一看,令子只有等大汉开口;大汉拉一把椅子坐在办公桌前,让令子和由起
子过来站在面前。

    「把皮包拿给我。」

  手比说的快,一把把由起子的皮包抢过去,乔治站在她们的身後监视;大汉打开
皮包盖看一下,把里面的东西全倒在桌上。

    「关於刚才说的事....」

  大汉一面检查桌上的东西,一面继续谈车里没有谈完的话。

    「求求你们,饶了我们吧!」

  令子和由起子只是拚命道歉,虽然没有任何理由。

    「没有用的....你们好像还不了解。」
    「所以....我们只要能....」
    「你们玩弄了小男孩的身体,现在被拆穿了,只是道歉还没有办法解决,你
们还不了解这一点。」
    「.....」
    「告诉你们,不论在任何国家,玩弄小孩子的肉体都是罪大恶极的事情,不
是说二句道歉话,就能了事的。」
    「这个我在车上也说过了,他们说的都是谎话。」
    「谎话?你们说的才是谎话。」
    「不!我们没有说谎话。」
    「那麼,为什麼没有当著他们的面说清楚?你说的话是真的,那些小孩说的
是假的,为什麼没有当面揭穿!」
    「那是因为....」 
    「没有话可说了吧?你们叫什麼名字,还有年龄,住在哪里?」
    「......」
  简直就像是警察认定是罪犯的审问,令子和由起子都吓得身体颤抖。

    「不要耽误时间!快说出名字和住址。」
    「为什麼要问名字和住址.....」
    「有这个需要才问的,不要罗唆,快说出来。」
    「.......」
  令子知道,把名字和住处告诉这种流氓一切就都完了,就把今天受的罪,当作一
次灾难就算了。

    「原来不肯说,我知道了,可是你们要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些小鬼已经说明
白,是你们强迫他们性交的。」
  「......」
  令子和由起子都开始流泪,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麼回答,低下头来开始啜泣。

    「什麼?这一次想要用哭来讨好吗?还是使用不说话的权力?好吧,你们是
不是说谎只要检查就知道了。」

  这个大汉好像一名虐待狂,在小货车里用暴力恐吓她们,这一次用话折磨她们,
看到二个女人流出眼泪,就露出兴奋的表情,想彻底的折磨她们。

    「我看...你们还是不要这样顽固的好,快一点向老大道歉,不然會造成
无法挽救的情形。」

  乔至露出缺一颗门牙的嘴,淫邪的笑著在她们背後说。

    「要我们怎麼道歉......我们已经不停的道歉了。」

  令子含著眼泪说,好像很无奈的小声问乔治,她们已经吓坏了,如果能用一点钱
解决,也希望早一点回家。

    「只要坦诚的道歉就好了,你们说对少年做出色情的事情真不好意思,再也
不會作出那种事情...一切罪过用我们的身体赎罪,请你们好好的爱护我们,这样
说就行了。」

    「这.....」
    「不要!为什麼要这样!我们是被害人呀....」 由起子忍不住提出抗
议。
    「既然你们这样坚持,就用检查结果来证明吧,可是让我们找到证據,普通
的道歉是行不通的。」

  大汉站起来,露出可怕的眼光,伸出双手分别抓住两个人的头发。

    「不要啊.....」

    「如果在你们的阴户里没有皮球,就算那些小鬼们说谎话!」
  大汉的手有无比强大的力量,抓住头发向下压,扭动时几乎要把脖子扭断。

    「啊....痛啊...」

  令子和由起子的身体都构成U字型,想坐在地上时,又向上拉头发,向後仰时,
用力抓她们的头,最後形成屁股挺向乔治的方向,不能动弹。

    「你们也真傻,明知道我已经看到的。」
  乔治几乎快要流出口水的样子,解开令子裙子的挂钩,拉下拉链。

    「啊....不要啊.....饶了我吧。」
    「已经来不及了,谁叫你不肯好言相劝。」
    「哎呀.....」
  转眼之间令子和由起子的裙子都被拉下去。令子露出雪白如水蜜桃般的丰满屁股
,而由起子的细腰下有弹性的屁股,二个人充满魅力的下半身,看得二个男人有一点
发呆。

    「老大,这种景象真美啊,从後面能看到她们的阴户。」

    「她们的阴户是很想吃男孩小鸡鸡的淫乱阴户吗?」

  大汉因为站在前面看不到,所以这样问著乔治。

    「老大!这个女人真了不起!」

  乔治一面说,一面靠近令子的屁股,伸头到下面看阴们。

    「双腿还是闭合的,肉片就从裂缝中露出来,而且她们的脸是这样的温柔,
但她的阴毛还真多。」

    「啊....这.....」

  男人们淫邪的话,使令子忍不住扭动身体,她感到难为情的,倒不是对这二个男
人所所说的话,而是被可爱的学妹由起子听到。

    「大概这个女人是带头的,乔治,就检查她吧。」
  大汉说完之後,右手用力把令子的头更向下压去。

    「痛啊....磨闒我吧....」
    「还敢叫痛,现在要检查,还不乖乖的分开双腿。」
  乔治用力在令子的屁股上打一掌,雪白的屁股很快出现红色的手印,令子不得不
慢慢的分开双腿,挺出水蜜桃般的屁股,露出恼人的肉缝。

    「老大!真惊人呀!这个女人是被虐待狂吧?有这样的遭遇,阴户已经湿淋
淋」
    「乔治,等一下,不要你一个人看,也要让我看看阴户。」
    「老大,那麼一面比较二个人的阴户,一个一个取出皮球,看哪个女人比较
多」
    「妙极了,就像小学生的运动會抛球游戏,一面数一面拿出来。」
  大汉说完就松开二个人的头发,然後用左手抱住由起子的细腰坐下,就像打顽皮
的孩子屁股一样,把由起子的肚皮放在腿上,让屁股朝向天花板;乔治也同样的抱住
令子,和大汉面对面坐下。

    「哟,这个女人的阴户也是上等货色,阴唇很大又厚,看起来就是好色的阴
户」
    「这个女人的好像还是新品,有漂亮的粉红色,大阴唇还没有长毛,和处女
的阴户一模一样。」

  男人们口口声声的说这淫邪的话,把粗大的手指插入肉洞里。

    「痛啊.....」

    「乔治,听到没有,我只是插入一根手指就喊痛,这是说国中生的鸡鸡比我
这根手指还细,真是好玩极了。」
   
    「我这边的已经湿淋淋了,虽然还算紧,但很容易出来..一个..出来了
.」
  男人们就这样数著,一个一个的拿出皮球。
     
    「老大,好像是这个女人胜利,因为她里面还有。」
  由起子一共装入五个,令子是被和彦装入七个小皮球。

    「看吧,让国中生装进这种东西玩乐的女人,还说那些小鬼们说谎。」
  令子和由起子已经无话可说,而且就算有理由反驳,这些男人也绝对不會听的。

    「怎麼样?为什麼不回话?」
    「......」
    「这样拿出证據,就无话可说了吧,现在要让你们赎罪了。」
    「要做什麼....?」
 大汉一面抚摸由起子的屁股,一面解开裤腰带,拉下拉链後,又抓住由起子的头发
站起来。

    「啊.....不要啊....」
  大汉抓住由起子的头发,同时露出自己的下半身,这样把由起子拖过去坐在刚才
的椅子上。

    「嘿嘿嘿,这个可不像小鬼们的细香肠,我的可是义大利火腿,让你尝尝吧
。」
  大汉的家伙是长达二十公分的巨大阴茎,勃起的肉棒冒出青筋,红黑色的龟头发
出可怕的光泽,翘起来的样子好像贴在肚皮上。

    「哎呀...唔..」
  龟头顶在嘴唇上,由起子转开脸拚命的想逃开大汉的阴茎。

    「混蛋,让那些小鬼们给你玩弄,现在要受处罚时,还想逃避!」
  大汉连连在由起子的脸上打耳光。

    「哎呀...姐姐.....快来救我...」
  可是,令子根本无法去救由起子。

    「嘿嘿嘿,我们要正式开始了。」
  令子被迫伏在办公桌上,屁股被乔治抱紧,从她背後也用惊人的巨炮对正令子的
洞口

    「啊....啊....」
  巨炮插入里面时,令子发出悲叫声;听到令子的声音後,由起子低下头不再反抗
;只是从喉咙发出绝望般的呜咽声。由起子终於张开嘴巴把龟头含进嘴里,大汉通过
第一关後,看著缩紧嘴在巨大肉棒上摩擦的美丽由起子,露出得意的笑容。

    「嘿嘿嘿,真舒服,不过好像还不懂要领,你要用舌头,用舌头...。」
  大汉一面说,一面双手抓住头发,好像开车一样的,教导由起子如何口交。

    「唔...乔治,这个女人的素质很不错,你那边的女人怎麼样,阴户还够
紧吗?」
    「老大,妙极了,水份也够,紧度也好,能装七个皮球不掉出来,就能推测
是什麼样的阴户了。」

  乔治拚命的摇动屁股,猛烈抽肉棒。
    
    「唔...啊.....」
    「嘿嘿嘿,她的哭声真好听。」
    「这二个女人都是难得的美女,只要好好的调教,金库里很快就會装满钱的
。」
  今後會怎麼样?究竟什麼时候肯放她们回家....?令子在下半身开始感到搔
痒感,但还是注意听男人们的谈话。

    「老大,这二个女人不能和其他的女人用同样价钱吧?」 
    「那还用说,这种上等货色,就是在外国的高级妓女中,也不容易找到,用
三倍的价钱也不贵,和这个地区的丑女人相比,实在差远了。」

    「而且用老大的巨大家伙好好训练三天,一定能变成最高级的妓女。」
    「不错,我和你猛干三天三夜,一定是最完美的女人,會变成除了我的大家
伙之外,绝对无法满足的身体。」

    「这样好的女人给别人干,实在太可惜了。」 
    「所以才要连干三天,你不要太小气,卖给这一带的有钱老头子,赚一笔才
划的来。」
    「不过,这二个女人能不能承受老大的三天教育呢?」
    「她们是还想找国中生玩的女人,一定够淫荡,可以承受猛烈训练吧。」
  令子和由起子一点办法也没有,从男人们的谈话知道将来的下场,想到那种情形
,碭乎要吓昏过去;可是男人们所谓的训练,现在才开始;由起子的脸色苍白,张开
的眼睛几乎没有焦点,只知道继续吸吮大肉棒;令子一面听二个男人的谈话,一面回
想认识和彦以来的经过;--究竟我有什麼不对...为什麼會发生这样悲惨的结果
.....;不久後,由於女人可悲的本能,子宫受到巨炮的顶撞和猛烈的活塞运动
,逐渐出现高潮..。

  一切都完了,和洋二愉快的新婚生活,还有充满希望的人生....;产生性感
,心里想绝不能有快感,可是肉体慢慢向高潮绝顶上升....;令子在模糊的意识
里想到,末世纪一定就这样结束了,根本不會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人类由於自己的
恶劣行为,自己种下的不良种子,不是一下子就结束,像我这样越来越软棉棉的结束
....。

     ̄ ̄ ̄ ̄ ̄ ̄ ̄ ̄ ̄ ̄ 完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