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文学--性爱.文献区


上一篇: 游戏的代价
下一篇: 变态

返回首页


讲习(1)(2)(3)(4)

  彦明坐在椅子上,惠津跪在彦明面前埋著脸,嘴 吮著他的阳具。她细瘦的身体夹

在两支大腿之间,一支手放在那话儿上,另一之手扶著彦明的腰。

  惠津一直保持著这个姿势,已经含了二十多分钟,扶著腰的手在彦明的大腿内侧和

尾骨附进游走著。彦明迳自抽著烟,喝著威士忌,任由惠津的手指抚摸。惠津舌头

微妙的动作使的彦明不时闭起眼睛,彦明在享受著。他正在细细品味著惠津和他的

太太玉叶的不同风味。

  彦明接受惠津的讲习已经是第二天了。所谓讲习就是接受惠津的性指导,他是在

他的妻子玉叶接受指导後半年才实行。玉叶曾接受惠津的丈夫哲雄五天的讲习,

当时决定下次轮到彦明接受惠津的讲习。说来这虽然是回报,但和玉叶住进哲雄夫

妇家的五天比起来,玉叶五天都沉浸在性的享受中,而彦明因为有工作的关系,就无法

日夜连续征战了。

  欧哲雄--是一位经济学教授,年过四十,妻子惠津才刚过三十岁。彦明可以充分享受

到这一位成熟女性的性。二对夫妻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家餐厅,一家交换配偶爱好者常

聚集的餐厅,当时彦明和玉叶并不知情。是欧哲雄先主动的,他看出彦明夫妻是新面孔

,於是就从柜台移到他们附近的座位上,温文有礼的和他们攀谈。他不断对彦明说道羡

慕他娶到如此温柔美丽的妻子。在几分醉意後,话题就转到性上面了。哲雄询 问彦明

他们性交的次数,性爱的真正乐趣,一直谈到要给他们讲习。总之彦明和玉叶一步一步

的被哲雄引入哲雄设好的陷阱中。

  不过,在尝到惠津的肉体的滋味後的彦明已经,不再有当时的嫉妒和屈辱感了。相反的他反而觉得这次的讲习让他收获丰盛。

  惠津把含著的东西吐出来,用嘴唇吸吮著龟头的表皮,发出唧唧的声响。彦明已经达

到高昂的状态,他勉强坚持著。彦明熄掉烟,一支手伸进惠津毛衣的领口,抓住柔软而有

弹性的乳房。

  惠津仍然含著阳具。彦明渐渐焦躁起来,另一支手也伸进惠津毛衣的领口,抓住另一支

乳房。惠津的乳房一经抚弄立刻贲张,乳头突起。

  彦明感到快要爆发了,一把拉起惠津,不再让惠津含他的阳具。彦明很快的脱去惠津的

衣物,让惠津跨坐在他膝盖上。

  彦明用嘴狂乱的吸吮著惠津的乳房,一手伸入惠津的两腿之间。他的手掌贴在惠津

的阴户,有节奏的压迫著。他感到惠津的阴户微微的吸附在手掌上。

  彦明将两腿打开,惠津的两脚也跟著被撑开,而肉穴也随之打开了。

  彦明的手指沿著裂缝,一根一根的没入惠津的阴道。彦明的三根指头完全没入惠津

湿热的阴道,他用留在外面的小指探惠津的肛门,而姆指抚弄著阴蒂。

  『啊..嗯..』

  惠津从鼻子哼出声音。

  惠津夹起双腿,但是彦明的膝盖撑著使她无法如愿。三根指头在惠津的内部扩张著

。空闲的另一手在惠津身上游荡著。

  『嗯...嗳--喔....』

  惠津兴奋的叫著。惠津感到好像同时被三个男人玩弄著。

  彦明的手指清楚的感觉到,惠津的阴道愈来愈滑润。

  他拔出手指,上面附著著惠津透明、黏滑的爱液。手指好像泡了太久的水般,看起

来白白皱皱的。

  彦明拿起手指到鼻子边,鼻腔闻著惠津的爱液的味道。

  彦明把手指伸到惠津的嘴边,惠津毫不犹疑的张口含住,卷著舌头舔食自己的爱液。

  彦明把惠津放下来,改让惠津背对自己跨坐在腿上。

  彦明的阳具高昂著,龟头顶住惠津的阴户。惠津用手撑开阴唇,彦明的阴茎顺势就滑

进惠津的湿热的阴道。

  『啊 ̄ ̄ ̄』

  惠津满足的叫著。

  彦明的双手绕到前面用力抓著惠津的乳房。

  彦明配合膝盖的一开一合,有节奏的抽送著。

  『啊.啊.啊.啊...』

  惠津也随著发出短促的欢吟。

  彦明又点了一根烟。惠津自顾自的扭著腰,完全沉醉在性爱的欢娱中。

  彦明心不在焉的抽著烟。被湿热的肉穴包住的阴茎,在惠津深处变得愈来愈硬。彦

明感觉惠津的肉穴微微的抽搐。

  『是时候了』

  彦明心 想著。

  惠津边喊边蠕动著。

  彦明抱著惠津的腰站了起来。惠津唯恐分开般紧紧的往後顶。

  彦明配合以心荡神迷的惠津,使劲的抽送著。他想动得更急,可是以经达到极限。

  惠津的身体滑落到地板上,彦明像黏著般也跟著倒下去。彦明仍不断对俯趴著的惠

津用力的来回冲刺。

  彦明的龟头感到惠津的阴道深处,一下下的抽搐。似忽像吸盘般一下下的吸吮著他

的龟头。他知道惠津已经到达高潮,而他也忍不住了。彦明把积蓄已久的能量,用力的

射在惠津的深处。

==========================================================================(2)

  彦明和惠津约好下班後,在他和哲雄第一次相遇的餐厅见面。不到四点彦明

已经忍不住了,他心中早已燃烧起来。对於手中的工作也感到愈来愈不耐烦。

同事中有个女人名叫清惠,便细心的发现他的异常,特地过来探问。和清惠是

另一篇故事暂且不提。有了前两天的经验後,现在的他是如此的渴望见到惠津。

彦明感到两股间有一份热潮渐渐涨起。

  彦明还是忍不住了。他提早下了班,匆匆的赶往餐厅。他想惠津没上班,也许會

提早到吧!

  他打电话约惠津时曾交待,不要穿底裤,只要穿著毛衣和裙子就好。他是如此的

渴望著惠津,他不愿浪费任何一点可以接触她的机會。彦明心中偶尔也會想到,他怎

會如此的渴望著惠津,慎至超过对玉叶的。他一直不明白,而此时的他也不想明白了。

  赶到了餐厅,惠津果然如他所想的提早到了。她坐在角落背对著门口喝著饮料。

彦明走过去发现,这个位置真是这家餐厅 最隐密的座位了。惠津所坐的座位是一大

片,且背对著所有人。如果要想看清这里的人在作甚麼,还得要绕过来才行。而服务

生只有你叫他们才會过来。如此一来这个座位便与餐厅的其他人隔绝了。彦明心里偷

笑著,好个惠津,原来你也是有心人啊!

  彦明坐在惠津对面,很快点了杯热咖啡,匆匆打发了服务生。

  彦明:『你有没有穿底裤呢?』

  惠津悄悄的卷起裙子,张开两腿。彦明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惠津稀疏的阴毛,卷

曲的微微盖著她丰满的阴户。这画面对彦明来说可比世界名画还要好看。彦明感到他

的小弟弟已不安的昂首眺望了。彦明很快的换了座位,坐到惠津的身边。两手早就熟

悉的探往惠津毛衣下的双乳。惠津右手一把握住彦明硬立的阳具,笑道:『呦 ̄,忍

不住啦!』。彦明不甘势弱,也把手伸向她的蜜穴。手指才刚探入洞口,一股湿溺的

爱液已沾满整个手指。彦明抽出手指,拿到惠津眼前晃道:『那这又是甚麼啊?』惠

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嘴角却泛著笑容。

  彦明很高兴,还好没落在下风,否则被欧哲雄笑话那多没面子。他不知怎的,心

中升起要和欧哲雄一较长短的念头。不过他的理智告诉他不可以,因为跟據他太太玉

叶的描述,欧哲雄在技巧上可比他好多了。他得要先上完这次的讲习,多从惠津这儿

学些性技巧,再来和欧哲雄比划比划。他想,再怎麼说,欧哲雄早已经四十岁了。正

当壮年的自己,精力怎可能输他呢!

  惠津看彦明在发呆,忽然有了一个念头,一把拉开彦明裤子的拉链,彦明的小弟

弟蹦的一下弹了起来。彦明不安的先看看餐厅 的其他人,再回头看惠津要作甚麼。

只见惠津两颊突起,不知含著甚麼,头一低,便往早已是一柱擎天的老二含下去。彦

明忍不住一声低呼:『啊 ̄ ̄』。原来惠津口中含的是冰块!一股异样的快感伴随著

冰凉的触觉直冲脑门。炽热的阴茎在冰块包围下,不但没有丝毫退缩,反而更见茁壮

。惠津的嘴几乎容纳不下了。她抬头把冰块吐回杯中,开口说道:『原本想让你’冷

静’一点的,怎麼反而更激烈了』。惠津无辜的看著彦明。彦明还再回味著刚才的馀

韵,还来不及回答惠津,惠津又想到了另一个点子。她看到彦明还闭著眼睛回味,心

想,好机會,马上进行!

  惠津很快的端起彦明的热咖啡,含起一口,立刻低头又含住彦明如铁柱般的阴茎

。彦明还没从冰凉的馀韵回神,突然间由龟头、阴茎,又传来完全相反的烫热。不!

一点也不烫,反而是比刚才更强烈、更美妙的快感。比起被惠津湿热的阴道所包围,

有著截然不同的触感。贲张的小弟弟再也忍不住要投降了。惠津还没来得及反应,彦

明的龟头已经射出一股又一股浓浓的精液。

惠津等到彦明完全消退了之後,才抬起头,将咖啡和著彦明的精液,一点一点的吞下

去。惠津想,我得好好品味一下。毕竟这种情境对惠津自己也是第一次遇到。她一点

一滴的尝著这咖啡中额外的滑腻感。

=======================================================================(3)

  彦明和惠津匆匆的用完晚餐,付了钱便离开了。

  由於,彦明的家在比较远的地方。因此惠津提议,就近到她家。她说道,她先生

出差到外地开會,不會在家。因此可以放心的玩,不會被打扰。彦明想想也就同意了

。方向盘一打,就转往欧哲雄家开去。

  欧哲雄的家在一栋十层公寓的顶层,附近并没有其他更高的建筑,因此视野非常

好。整个都市刚刚入暮,远近的灯火盏盏亮起。惠津提议到顶层阳台,去看看暮色中

的都市。来到阳台,彦明发现阳台上居然有一个不小的花园。角落的一个花棚下摆了

一张桌子几张椅子。他不禁要赞叹起来。这才是生活,他是真心的佩服起欧哲雄。

  坐在椅子上,一边看著黄昏美景一边回味刚才在餐厅的一幕,腿上还坐著有一位

温柔骄艳的女人的暖暖身躯,手中握的是她逐渐变硬的乳房。彦明反而不急了。他想

要好好的、仔细的、玩赏这个待會儿會对他完全开放的女人。一个成熟而充满女人味

的惠津,和他太太玉叶的青涩是完全不同的。

  他拿起一棵刚才上来时惠津端上来的一盘草莓送入口中。手上也没停歇,一直在

惠津身上游移抚弄著。彦明的手慢慢的终究也游走到惠津的两股之间。彦明仔细小心

的抚摸著,他发现惠津的阴户比玉叶的要丰厚,小阴唇较大而吐露在外面。惠津的阴

毛稀疏,毛色不深接近咖啡色,不似玉叶般浓密而卷曲的盖著肉穴。小小的阴蒂在彦

明的爱抚下渐渐涨大而微微发亮。彦明又把手移回惠津的胸部,手从毛衣底下伸入。

由於怕有人突然上来撞见,因此不敢将衣物褪去。彦明看不到惠津的乳房,乳晕的颜

色、大小及乳头的样子也无从和玉叶比较。不过惠津的乳房是比玉叶小一点,但是却

较玉叶的有弹性。

  彦明的手又回到惠津的阴户。此时惠津已感到相当的快感了,阴户内外布满了兴

奋的爱液。彦明的手抚摸时多了一分滑溜。

  惠津口中开始喃喃自语:『嗯 ̄啊 ̄ ̄喔.喔.喔 ̄ ̄快-嗯 ̄快-』。

  原来彦明已经把手指插入惠津的肉穴,来回的抽插著。彦明突然想到,刚才在餐

厅的一幕。自己虽然享受到无比的快感,但那麼快就缴械,终究是蛮没面子的。因此

他也想整她一下。左右看了看只有桌上的一盘草莓。心中升起一个邪恶的想法。

  惠津坐在彦明的腿上,全身被彦明的手撩拨的心痒难搔。由其是彦明的两根手指

,在秘穴中左搔右钻。弄得惠津几乎都要溶化了,拼命的蠕动著她的腰。她感到自己

的淫液不断泳出,顺著彦明的手指、手掌、手肘滴到了地上。正感到欲仙欲死之际,

突然一个圆粗的东西插入了自己的肉穴。她想,总算来了。但感到又有点不同。惠津

张眼看看,发现竟然不是彦明的龟头刺入自己的秘穴。只见彦明两手捏著一个草莓,

在肉穴中进进出出的。草莓上沾满了爱液,彦明拿起沾满淫液的草莓,满意的送入口

 咀嚼著。惠津心中赞叹著,这真是个好主意,从前为何没有想到草莓也可以这样吃

呢?彦明又沾了一个,却送到惠津的嘴边。惠津闻了一下,一口就把它吞了下去。

  彦明继续把剩馀的草莓如法『泡』制,而惠津则陷入更深的狂乱中。在惠津一次

又一次的兴奋的颤抖中,垓荓K的汗珠,红润的面容开著口喘息著。

  彦明想面子已经扳回了,也该来点真的玩艺儿了。彦明在书上看过,女人是可以

连续多次高潮的。尤其在此时,若在加以进攻,不但很快可以使女人攀上高峰,甚至

是更上层楼,达到高峰中的高峰。

  彦明在餐厅中已掩兵息鼓的小弟弟,其时早已再度意气风发。彦明先掀起惠津的

裙子,再拉开裤子的拉链。小弟弟不须指引早已对准它睽违已久的肉穴。彦明微一挺

腰,龟头便滑入惠津那早已微开的小穴了。

  彦明抱起惠津,边走边插的,慢慢走到水塔後面。这样即使有人上来也不會看到

他们两。楼顶风大,彦明的阴茎被火热的阴道所包含著,而阴囊却被风吹的冰凉。这

样更让彦明愈发兴奋。彦明又再度感到惠津的阴道的抽搐,是那麼明显收缩。一吸一

吸的,似乎在鼓励彦明的阳具快点发射,填补她深处的空虚。彦明还不想发射,他想

让惠津尝尝前所未有的快感,要超过欧哲雄所给过她的任何快感的总合。所以彦明努

力坚持著。他更用力、更快、更深入的抽送著。

  『啊 ̄ ̄ ̄啊---』惠津已经陷入无边的狂欢中,放纵的喊叫。

  彦明再也忍不住的喷射出他的所有。惠津肉穴强烈的、有韵律的收缩,有如榨汁

机般,用力的挤出他的每一滴精液。

  两人终於满足的相拥坐下。惠津愉悦的亲著彦明的脸颊。

  惠津:『看来我才是需要你的讲习,而不是我教你』

  彦明:『不不不,要有你这样的好教师才能这样激发我的潜能啊!』

  两人會心的相视而笑...........

=======================================================================(4)

  夜已经降临这个城市,彦明和惠津离开阳台回到楼下。彦明觉得浑身有点油腻,便

决定去洗个澡。

  彦明进入浴室後,发现这个浴室还真大。浴池足足可以容纳五六个人一起泡水,而

且还是个按摩浴缸,在浴缸的四面八方,都有强劲水柱往中间冲激著。彦明豪不犹豫的

便躺了下去,闭起眼睛,享受这舒服的按摩浴。彦明敞开四肢,身体完全的放松下来,

但是,脑海中飘荡的却是,惠津那滑腻的身躯、抽慉的肉穴、坚挺的玉乳。

  不知这个按摩浴池是否经过特别设计,就那麼巧,有一道水柱正对著彦明的小弟弟

直冲。冲得彦明的阴茎抖动不停,两个小肉球撞来撞去。在不知不觉中,彦明的小老弟

又再度气宇轩昂、抬头挺胸。彦明心想,在这麼短的时间又站起来了,一定要把握机會

,再来一炮。

  彦明张开眼,想起身点根烟来哈。赫然发现,惠津不知何时已经悄悄进入浴室,而

且,一双妙目盯著他那再度英气勃发的阳具,诡异的笑著。

  惠津很明显的是要和彦明一起洗澡,身上一丝不挂,手上拿了条毛巾。惠津发现彦

明张开眼了,迅速的移开她盯著他的阳具的目光。拿著毛巾走进浴池,坐在他的对面。

  「你帮我擦沐浴乳好吗?」惠津说。

  「好!当然好!」

  彦明将沐浴乳倒在手掌上,伸手由颈子开始、背後、乳房、腰部、大腿,一路仔

仔细细的擦了下来,最後来到了彦明最想擦(我想也是惠津最希望被擦)的阴户。

  彦明这时候擦得ц笿细了,从两片大阴唇、小阴唇、阴蒂,最後将手指深入了阴道

。彦明感觉惠津的阴道紧紧的含著他的手指。显然刚才的快感还没完全消退,充血的

秘肌,使得阴穴显的较紧。彦明调皮的抠了抠手指,惠津立刻从尚未消退的快感中,

再度激昂起来。

  「哼!喔 ̄ ̄ ̄」

  彦明见惠津又再次高昂,更放心的玩弄著。彦明的指头上下左右胡乱的戳著,惠

津感觉到一种阴茎所无法产生的乐趣。阴茎再厉害,它终究是直的,不如手指般,可

以勾来绕去、曲直如意。

  彦明玩弄一阵後,开始细细寻找传说中的G点。他很有耐心的一点一点的试著,

终於,他找到了!他发现,在阴道约两指节深的上方,有一小块地方。每次他一刺激

这里,惠津就是一阵哆嗦,肉穴也随之一紧。

  他开始将攻击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击著,这一个最最敏感、最最隐密的G

点。
  「嗯!啊!啊!啊!....」

  惠津随著彦明的手指的每一次攻击,一阵阵的嘶喊著。身体也渐渐瘫软在浴池边

的地板上,随著彦明一次次的攻击,一次次的抽慉。

  彦明只觉得手指被肉穴愈束愈紧,最後实在是紧得无法再动了,只好不甘愿的抽

了出来。转而欣赏惠津陷入半昏迷状态的骄态,肉穴外的阴唇,还一下下的随著每一

次的抽慉,一开一合。彦明笑道:

  「原来肉穴还會说话呢!嘻!」

  彦明点了根烟,吸了两口,看著惠津仍在一开一合的肉穴。突然,把手中的烟插

到肉穴中,而肉穴竟然一吸一吐的抽起烟了!彦明可乐了!鼻子凑在肉穴旁,用力的

吸著肉穴吐出的烟,似乎有著无比的美味,一点也不浪费的,完完全全吸到肺中。然

而,很快的,肉穴就把烟吸完了。彦明不舍的吸入最後一丝烟,抽出烟头。而惠津也

由欢愉的昏迷中转醒了。惠津对刚才彦明所做的事,似乎完全不知情,彦明也不打算

告诉她,回头亲了彦明一下,对彦明口中的烟味受不了的皱起眉头。

  惠津在经历了这连续的高潮後,决定给彦明一次特别的服务。

  「彦明 ̄ ̄ ̄」

  「嗯」

  「人家还有一个地方你没擦到啦!你要帮我擦一擦啦!」

  彦明不解了,明明全身都擦过了,甚至肉穴也不例外,哪还有地方没擦呢?

  「有吗?」

  「有啊!」

  「喔!是哪里呢?」彦明一脸疑惑的问。

  「是这里啦!」

  惠津说著便拉著彦明的手,移到了两臀之间的洞口。

  「咦!刚才不是擦过了吗?」彦明更糊涂了。

  「是里面啦!」惠津笑著说。

  「喔 ̄ ̄ ̄ ̄」彦明恍然大悟的喔了一声。

  彦明很快的将手沾满沐浴乳,在洞口擦来擦去,正犹豫著是否真的插进去时,惠

津手伸过来一压,彦明的食指立刻没入洞中。

  虽然,彦明的手指都是沐浴乳,不过彦明仍小心的、慢慢的、试探性的抽插了几

下。确定惠津的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後,才放心的加快动作。

  滑腻的指头,在洞口顺利的进进出出,令彦明感到非常新奇。彦明觉得这个洞口

反而不如另一个洞来的紧,正感到微微的失望。

  「这样你一定不满意吧!」

  彦明用力的点点头,心想:『又有花样了!』暗自偷笑著。

  「那就用你的那个帮人家洗一洗里面吧!」

  「哪个啊?」彦明一时转不过来问道。

  「那个啊!」惠津用手用力恣A趴了下去,把屁股翘起,

等待彦明插入。

  彦明知道,自己的阳具可比手指粗得多了。因此在洞口慢慢的试著插了几次,终

於,龟头滑进去了!彦明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新奇。洞口的肉,向一道紧身箍一般,紧

紧的夹著肉柱,随著愈插入愈往後移动的束著阴茎。一直到整根插入,那一道箍也束

著阴茎的根部了。

  彦明再缓缓的退出来,那一道箍也缓缓往前移。一直到了伞的边缘,那一道箍恰

巧扣著那一道沟,不让它退出去。

  「哈!妙呀!」彦明赞叹道。

  彦明的太太玉叶,从来都不肯让他这样做,所以他的感觉有多强烈是可想而知的。

  彦明继续退著,蹦的一下,巨伞突破了这道箍的束缚,退了出来。彦明迅速的再

次插入,再退出、插入、退出、.....

  在彦明做了一阵活塞运动後,惠津的洞渐渐的松开了来。彦明也愈来愈容易抽送

他的巨枪。每一次的抽送都會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似乎在为他们的快乐交响曲伴

奏著。

  彦明把手绕过去,从前方再度伸入惠津的骄穴。手掌的角度实在太刚好了,手指

插入後,只要轻轻的向内抠,便可以触碰到刚刚才发现的G点。如果向外挺,则可以

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在惠津的体内的运动,由两方夹攻肉穴,更可以给龟头更大的

刺激。

  惠津又再次陷入第N次的高潮,淫液直流,阴道一阵一阵的收缩,把彦明的手指

一下一下的往外挤。收缩的力道是如此的强劲,甚至在後洞的阴茎都感觉到了!彦明

终於也到了极限,爆发在惠津体内深处、深处....

  彦明和惠津喘息著都瘫在地板上。而彦明的阴茎慢慢的消退後,由洞口滑了出来

,而射在惠津深处的精液,也随著流出来。惠津的洞口似乎仍是意犹未尽的开著,期

待著与阴茎的再次约會。

  「这下洗得够乾净了吧!」

  「嗯!」惠津满足的回答。

  彦明扶起惠津,一起进入浴池,真正好好的、彻底的洗澡........

===========================================================================
性爱文献区


[f]
讲习(1) (2) (3) (4)

  彦明坐在椅子上,惠津跪在彦明面前埋著脸,嘴 吮著他的阳具。她细瘦的身体夹

在两支大腿之间,一支手放在那话儿上,另一之手扶著彦明的腰。

  惠津一直保持著这个姿势,已经含了二十多分钟,扶著腰的手在彦明的大腿内侧和

尾骨附进游走著。彦明迳自抽著烟,喝著威士忌,任由惠津的手指抚摸。惠津舌头

微妙的动作使的彦明不时闭起眼睛,彦明在享受著。他正在细细品味著惠津和他的

太太玉叶的不同风味。

  彦明接受惠津的讲习已经是第二天了。所谓讲习就是接受惠津的性指导,他是在

他的妻子玉叶接受指导後半年才实行。玉叶曾接受惠津的丈夫哲雄五天的讲习,

当时决定下次轮到彦明接受惠津的讲习。说来这虽然是回报,但和玉叶住进哲雄夫

妇家的五天比起来,玉叶五天都沉浸在性的享受中,而彦明因为有工作的关系,就无法

日夜连续征战了。

  欧哲雄--是一位经济学教授,年过四十,妻子惠津才刚过三十岁。彦明可以充分享受

到这一位成熟女性的性。二对夫妻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家餐厅,一家交换配偶爱好者常

聚集的餐厅,当时彦明和玉叶并不知情。是欧哲雄先主动的,他看出彦明夫妻是新面孔

,於是就从柜台移到他们附近的座位上,温文有礼的和他们攀谈。他不断对彦明说道羡

慕他娶到如此温柔美丽的妻子。在几分醉意後,话题就转到性上面了。哲雄询 问彦明

他们性交的次数,性爱的真正乐趣,一直谈到要给他们讲习。总之彦明和玉叶一步一步

的被哲雄引入哲雄设好的陷阱中。

  不过,在尝到惠津的肉体的滋味後的彦明已经,不再有当时的嫉妒和屈辱感了。相反的

他反而觉得这次的讲习让他收获丰盛。

  惠津把含著的东西吐出来,用嘴唇吸吮著龟头的表皮,发出唧唧的声响。彦明已经达

到高昂的状态,他勉强坚持著。彦明熄掉烟,一支手伸进惠津毛衣的领口,抓住柔软而有

弹性的乳房。

  惠津仍然含著阳具。彦明渐渐焦躁起来,另一支手也伸进惠津毛衣的领口,抓住另一支

乳房。惠津的乳房一经抚弄立刻贲张,乳头突起。

  彦明感到快要爆发了,一把拉起惠津,不再让惠津含他的阳具。彦明很快的脱去惠津的

衣物,让惠津跨坐在他膝盖上。

  彦明用嘴狂乱的吸吮著惠津的乳房,一手伸入惠津的两腿之间。他的手掌贴在惠津

的阴户,有节奏的压迫著。他感到惠津的阴户微微的吸附在手掌上。

  彦明将两腿打开,惠津的两脚也跟著被撑开,而肉穴也随之打开了。

  彦明的手指沿著裂缝,一根一根的没入惠津的阴道。彦明的三根指头完全没入惠津

湿热的阴道,他用留在外面的小指探惠津的肛门,而姆指抚弄著阴蒂。

  『啊..嗯..』

  惠津从鼻子哼出声音。

  惠津夹起双腿,但是彦明的膝盖撑著使她无法如愿。三根指头在惠津的内部扩张著

。空闲的另一手在惠津身上游荡著。

  『嗯...嗳--喔....』

  惠津兴奋的叫著。惠津感到好像同时被三个男人玩弄著。

  彦明的手指清楚的感觉到,惠津的阴道愈来愈滑润。

  他拔出手指,上面附著著惠津透明、黏滑的爱液。手指好像泡了太久的水般,看起

来白白皱皱的。

  彦明拿起手指到鼻子边,鼻腔闻著惠津的爱液的味道。

  彦明把手指伸到惠津的嘴边,惠津毫不犹疑的张口含住,卷著舌头舔食自己的爱液。

  彦明把惠津放下来,改让惠津背对自己跨坐在腿上。

  彦明的阳具高昂著,龟头顶住惠津的阴户。惠津用手撑开阴唇,彦明的阴茎顺势就滑

进惠津的湿热的阴道。

  『啊 ̄ ̄ ̄』

  惠津满足的叫著。

  彦明的双手绕到前面用力抓著惠津的乳房。

  彦明配合膝盖的一开一合,有节奏的抽送著。

  『啊.啊.啊.啊...』

  惠津也随著发出短促的欢吟。

  彦明又点了一根烟。惠津自顾自的扭著腰,完全沉醉在性爱的欢娱中。

  彦明心不在焉的抽著烟。被湿热的肉穴包住的阴茎,在惠津深处变得愈来愈硬。彦

明感觉惠津的肉穴微微的抽搐。

  『是时候了』

  彦明心 想著。

  惠津边喊边蠕动著。

  彦明抱著惠津的腰站了起来。惠津唯恐分开般紧紧的往後顶。

  彦明配合以心荡神迷的惠津,使劲的抽送著。他想动得更急,可是以经达到极限。

  惠津的身体滑落到地板上,彦明像黏著般也跟著倒下去。彦明仍不断对俯趴著的惠

津用力的来回冲刺。

  彦明的龟头感到惠津的阴道深处,一下下的抽搐。似忽像吸盘般一下下的吸吮著他

的龟头。他知道惠津已经到达高潮,而他也忍不住了。彦明把积蓄已久的能量,用力的

射在惠津的深处。

==========================================================================(2)

  彦明和惠津约好下班後,在他和哲雄第一次相遇的餐厅见面。不到四点彦明

已经忍不住了,他心中早已燃烧起来。对於手中的工作也感到愈来愈不耐烦。

同事中有个女人名叫清惠,便细心的发现他的异常,特地过来探问。和清惠是

另一篇故事暂且不提。有了前两天的经验後,现在的他是如此的渴望见到惠津。

彦明感到两股间有一份热潮渐渐涨起。

  彦明还是忍不住了。他提早下了班,匆匆的赶往餐厅。他想惠津没上班,也许會

提早到吧!

  他打电话约惠津时曾交待,不要穿底裤,只要穿著毛衣和裙子就好。他是如此的

渴望著惠津,他不愿浪费任何一点可以接触她的机會。彦明心中偶尔也會想到,他怎

會如此的渴望著惠津,慎至超过对玉叶的。他一直不明白,而此时的他也不想明白了。

  赶到了餐厅,惠津果然如他所想的提早到了。她坐在角落背对著门口喝著饮料。

彦明走过去发现,这个位置真是这家餐厅 最隐密的座位了。惠津所坐的座位是一大

片,且背对著所有人。如果要想看清这里的人在作甚麼,还得要绕过来才行。而服务

生只有你叫他们才會过来。如此一来这个座位便与餐厅的其他人隔绝了。彦明心里偷

笑著,好个惠津,原来你也是有心人啊!

  彦明坐在惠津对面,很快点了杯热咖啡,匆匆打发了服务生。

  彦明:『你有没有穿底裤呢?』

  惠津悄悄的卷起裙子,张开两腿。彦明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惠津稀疏的阴毛,卷

曲的微微盖著她丰满的阴户。这画面对彦明来说可比世界名画还要好看。彦明感到他

的小弟弟已不安的昂首眺望了。彦明很快的换了座位,坐到惠津的身边。两手早就熟

悉的探往惠津毛衣下的双乳。惠津右手一把握住彦明硬立的阳具,笑道:『呦 ̄,忍

不住啦!』。彦明不甘势弱,也把手伸向她的蜜穴。手指才刚探入洞口,一股湿溺的

爱液已沾满整个手指。彦明抽出手指,拿到惠津眼前晃道:『那这又是甚麼啊?』惠

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嘴角却泛著笑容。

  彦明很高兴,还好没落在下风,否则被欧哲雄笑话那多没面子。他不知怎的,心

中升起要和欧哲雄一较长短的念头。不过他的理智告诉他不可以,因为跟據他太太玉

叶的描述,欧哲雄在技巧上可比他好多了。他得要先上完这次的讲习,多从惠津这儿

学些性技巧,再来和欧哲雄比划比划。他想,再怎麼说,欧哲雄早已经四十岁了。正

当壮年的自己,精力怎可能输他呢!

  惠津看彦明在发呆,忽然有了一个念头,一把拉开彦明裤子的拉链,彦明的小弟

弟蹦的一下弹了起来。彦明不安的先看看餐厅 的其他人,再回头看惠津要作甚麼。

只见惠津两颊突起,不知含著甚麼,头一低,便往早已是一柱擎天的老二含下去。彦

明忍不住一声低呼:『啊 ̄ ̄』。原来惠津口中含的是冰块!一股异样的快感伴随著

冰凉的触觉直冲脑门。炽热的阴茎在冰块包围下,不但没有丝毫退缩,反而更见茁壮

。惠津的嘴几乎容纳不下了。她抬头把冰块吐回杯中,开口说道:『原本想让你’冷

静’一点的,怎麼反而更激烈了』。惠津无辜的看著彦明。彦明还再回味著刚才的馀

韵,还来不及回答惠津,惠津又想到了另一个点子。她看到彦明还闭著眼睛回味,心

想,好机會,马上进行!

  惠津很快的端起彦明的热咖啡,含起一口,立刻低头又含住彦明如铁柱般的阴茎

。彦明还没从冰凉的馀韵回神,突然间由龟头、阴茎,又传来完全相反的烫热。不!

一点也不烫,反而是比刚才更强烈、更美妙的快感。比起被惠津湿热的阴道所包围,

有著截然不同的触感。贲张的小弟弟再也忍不住要投降了。惠津还没来得及反应,彦

明的龟头已经射出一股又一股浓浓的精液。

惠津等到彦明完全消退了之後,才抬起头,将咖啡和著彦明的精液,一点一点的吞下

去。惠津想,我得好好品味一下。毕竟这种情境对惠津自己也是第一次遇到。她一点

一滴的尝著这咖啡中额外的滑腻感。

=======================================================================(3)

  彦明和惠津匆匆的用完晚餐,付了钱便离开了。

  由於,彦明的家在比较远的地方。因此惠津提议,就近到她家。她说道,她先生

出差到外地开會,不會在家。因此可以放心的玩,不會被打扰。彦明想想也就同意了

。方向盘一打,就转往欧哲雄家开去。

  欧哲雄的家在一栋十层公寓的顶层,附近并没有其他更高的建筑,因此视野非常

好。整个都市刚刚入暮,远近的灯火盏盏亮起。惠津提议到顶层阳台,去看看暮色中

的都市。来到阳台,彦明发现阳台上居然有一个不小的花园。角落的一个花棚下摆了

一张桌子几张椅子。他不禁要赞叹起来。这才是生活,他是真心的佩服起欧哲雄。

  坐在椅子上,一边看著黄昏美景一边回味刚才在餐厅的一幕,腿上还坐著有一位

温柔骄艳的女人的暖暖身躯,手中握的是她逐渐变硬的乳房。彦明反而不急了。他想

要好好的、仔细的、玩赏这个待會儿會对他完全开放的女人。一个成熟而充满女人味

的惠津,和他太太玉叶的青涩是完全不同的。

  他拿起一棵刚才上来时惠津端上来的一盘草莓送入口中。手上也没停歇,一直在

惠津身上游移抚弄著。彦明的手慢慢的终究也游走到惠津的两股之间。彦明仔细小心

的抚摸著,他发现惠津的阴户比玉叶的要丰厚,小阴唇较大而吐露在外面。惠津的阴

毛稀疏,毛色不深接近咖啡色,不似玉叶般浓密而卷曲的盖著肉穴。小小的阴蒂在彦

明的爱抚下渐渐涨大而微微发亮。彦明又把手移回惠津的胸部,手从毛衣底下伸入。

由於怕有人突然上来撞见,因此不敢将衣物褪去。彦明看不到惠津的乳房,乳晕的颜

色、大小及乳头的样子也无从和玉叶比较。不过惠津的乳房是比玉叶小一点,但是却

较玉叶的有弹性。

  彦明的手又回到惠津的阴户。此时惠津已感到相当的快感了,阴户内外布满了兴

奋的爱液。彦明的手抚摸时多了一分滑溜。

  惠津口中开始喃喃自语:『嗯 ̄啊 ̄ ̄喔.喔.喔 ̄ ̄快-嗯 ̄快-』。

  原来彦明已经把手指插入惠津的肉穴,来回的抽插著。彦明突然想到,刚才在餐

厅的一幕。自己虽然享受到无比的快感,但那麼快就缴械,终究是蛮没面子的。因此

他也想整她一下。左右看了看只有桌上的一盘草莓。心中升起一个邪恶的想法。

  惠津坐在彦明的腿上,全身被彦明的手撩拨的心痒难搔。由其是彦明的两根手指

,在秘穴中左搔右钻。弄得惠津几乎都要溶化了,拼命的蠕动著她的腰。她感到自己

的淫液不断泳出,顺著彦明的手指、手掌、手肘滴到了地上。正感到欲仙欲死之际,

突然一个圆粗的东西插入了自己的肉穴。她想,总算来了。但感到又有点不同。惠津

张眼看看,发现竟然不是彦明的龟头刺入自己的秘穴。只见彦明两手捏著一个草莓,

在肉穴中进进出出的。草莓上沾满了爱液,彦明拿起沾满淫液的草莓,满意的送入口

 咀嚼著。惠津心中赞叹著,这真是个好主意,从前为何没有想到草莓也可以这样吃

呢?彦明又沾了一个,却送到惠津的嘴边。惠津闻了一下,一口就把它吞了下去。

  彦明继续把剩馀的草莓如法『泡』制,而惠津则陷入更深的狂乱中。在惠津一次

又一次的兴奋的颤抖中,垓荓K的汗珠,红润的面容开著口喘息著。

  彦明想面子已经扳回了,也该来点真的玩艺儿了。彦明在书上看过,女人是可以

连续多次高潮的。尤其在此时,若在加以进攻,不但很快可以使女人攀上高峰,甚至

是更上层楼,达到高峰中的高峰。

  彦明在餐厅中已掩兵息鼓的小弟弟,其时早已再度意气风发。彦明先掀起惠津的

裙子,再拉开裤子的拉链。小弟弟不须指引早已对准它睽违已久的肉穴。彦明微一挺

腰,龟头便滑入惠津那早已微开的小穴了。

  彦明抱起惠津,边走边插的,慢慢走到水塔後面。这样即使有人上来也不會看到

他们两。楼顶风大,彦明的阴茎被火热的阴道所包含著,而阴囊却被风吹的冰凉。这

样更让彦明愈发兴奋。彦明又再度感到惠津的阴道的抽搐,是那麼明显收缩。一吸一

吸的,似乎在鼓励彦明的阳具快点发射,填补她深处的空虚。彦明还不想发射,他想

让惠津尝尝前所未有的快感,要超过欧哲雄所给过她的任何快感的总合。所以彦明努

力坚持著。他更用力、更快、更深入的抽送著。

  『啊 ̄ ̄ ̄啊---』惠津已经陷入无边的狂欢中,放纵的喊叫。

  彦明再也忍不住的喷射出他的所有。惠津肉穴强烈的、有韵律的收缩,有如榨汁

机般,用力的挤出他的每一滴精液。

  两人终於满足的相拥坐下。惠津愉悦的亲著彦明的脸颊。

  惠津:『看来我才是需要你的讲习,而不是我教你』

  彦明:『不不不,要有你这样的好教师才能这样激发我的潜能啊!』

  两人會心的相视而笑...........

=======================================================================(4)

  夜已经降临这个城市,彦明和惠津离开阳台回到楼下。彦明觉得浑身有点油腻,便

决定去洗个澡。

  彦明进入浴室後,发现这个浴室还真大。浴池足足可以容纳五六个人一起泡水,而

且还是个按摩浴缸,在浴缸的四面八方,都有强劲水柱往中间冲激著。彦明豪不犹豫的

便躺了下去,闭起眼睛,享受这舒服的按摩浴。彦明敞开四肢,身体完全的放松下来,

但是,脑海中飘荡的却是,惠津那滑腻的身躯、抽慉的肉穴、坚挺的玉乳。

  不知这个按摩浴池是否经过特别设计,就那麼巧,有一道水柱正对著彦明的小弟弟

直冲。冲得彦明的阴茎抖动不停,两个小肉球撞来撞去。在不知不觉中,彦明的小老弟

又再度气宇轩昂、抬头挺胸。彦明心想,在这麼短的时间又站起来了,一定要把握机會

,再来一炮。

  彦明张开眼,想起身点根烟来哈。赫然发现,惠津不知何时已经悄悄进入浴室,而

且,一双妙目盯著他那再度英气勃发的阳具,诡异的笑著。

  惠津很明显的是要和彦明一起洗澡,身上一丝不挂,手上拿了条毛巾。惠津发现彦

明张开眼了,迅速的移开她盯著他的阳具的目光。拿著毛巾走进浴池,坐在他的对面。

  「你帮我擦沐浴乳好吗?」惠津说。

  「好!当然好!」

  彦明将沐浴乳倒在手掌上,伸手由颈子开始、背後、乳房、腰部、大腿,一路仔

仔细细的擦了下来,最後来到了彦明最想擦(我想也是惠津最希望被擦)的阴户。

  彦明这时候擦得ц笿细了,从两片大阴唇、小阴唇、阴蒂,最後将手指深入了阴道

。彦明感觉惠津的阴道紧紧的含著他的手指。显然刚才的快感还没完全消退,充血的

秘肌,使得阴穴显的较紧。彦明调皮的抠了抠手指,惠津立刻从尚未消退的快感中,

再度激昂起来。

  「哼!喔 ̄ ̄ ̄」

  彦明见惠津又再次高昂,更放心的玩弄著。彦明的指头上下左右胡乱的戳著,惠

津感觉到一种阴茎所无法产生的乐趣。阴茎再厉害,它终究是直的,不如手指般,可

以勾来绕去、曲直如意。

  彦明玩弄一阵後,开始细细寻找传说中的G点。他很有耐心的一点一点的试著,

终於,他找到了!他发现,在阴道约两指节深的上方,有一小块地方。每次他一刺激

这里,惠津就是一阵哆嗦,肉穴也随之一紧。

  他开始将攻击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击著,这一个最最敏感、最最隐密的G

点。
  「嗯!啊!啊!啊!....」

  惠津随著彦明的手指的每一次攻击,一阵阵的嘶喊著。身体也渐渐瘫软在浴池边

的地板上,随著彦明一次次的攻击,一次次的抽慉。

  彦明只觉得手指被肉穴愈束愈紧,最後实在是紧得无法再动了,只好不甘愿的抽

了出来。转而欣赏惠津陷入半昏迷状态的骄态,肉穴外的阴唇,还一下下的随著每一

次的抽慉,一开一合。彦明笑道:

  「原来肉穴还會说话呢!嘻!」

  彦明点了根烟,吸了两口,看著惠津仍在一开一合的肉穴。突然,把手中的烟插

到肉穴中,而肉穴竟然一吸一吐的抽起烟了!彦明可乐了!鼻子凑在肉穴旁,用力的

吸著肉穴吐出的烟,似乎有著无比的美味,一点也不浪费的,完完全全吸到肺中。然

而,很快的,肉穴就把烟吸完了。彦明不舍的吸入最後一丝烟,抽出烟头。而惠津也

由欢愉的昏迷中转醒了。惠津对刚才彦明所做的事,似乎完全不知情,彦明也不打算

告诉她,回头亲了彦明一下,对彦明口中的烟味受不了的皱起眉头。

  惠津在经历了这连续的高潮後,决定给彦明一次特别的服务。

  「彦明 ̄ ̄ ̄」

  「嗯」

  「人家还有一个地方你没擦到啦!你要帮我擦一擦啦!」

  彦明不解了,明明全身都擦过了,甚至肉穴也不例外,哪还有地方没擦呢?

  「有吗?」

  「有啊!」

  「喔!是哪里呢?」彦明一脸疑惑的问。

  「是这里啦!」

  惠津说著便拉著彦明的手,移到了两臀之间的洞口。

  「咦!刚才不是擦过了吗?」彦明更糊涂了。

  「是里面啦!」惠津笑著说。

  「喔 ̄ ̄ ̄ ̄」彦明恍然大悟的喔了一声。

  彦明很快的将手沾满沐浴乳,在洞口擦来擦去,正犹豫著是否真的插进去时,惠

津手伸过来一压,彦明的食指立刻没入洞中。

  虽然,彦明的手指都是沐浴乳,不过彦明仍小心的、慢慢的、试探性的抽插了几

下。确定惠津的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後,才放心的加快动作。

  滑腻的指头,在洞口顺利的进进出出,令彦明感到非常新奇。彦明觉得这个洞口

反而不如另一个洞来的紧,正感到微微的失望。

  「这样你一定不满意吧!」

  彦明用力的点点头,心想:『又有花样了!』暗自偷笑著。

  「那就用你的那个帮人家洗一洗里面吧!」

  「哪个啊?」彦明一时转不过来问道。

  「那个啊!」惠津用手用力恣A趴了下去,把屁股翘起,

等待彦明插入。

  彦明知道,自己的阳具可比手指粗得多了。因此在洞口慢慢的试著插了几次,终

於,龟头滑进去了!彦明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新奇。洞口的肉,向一道紧身箍一般,紧

紧的夹著肉柱,随著愈插入愈往後移动的束著阴茎。一直到整根插入,那一道箍也束

著阴茎的根部了。

  彦明再缓缓的退出来,那一道箍也缓缓往前移。一直到了伞的边缘,那一道箍恰

巧扣著那一道沟,不让它退出去。

  「哈!妙呀!」彦明赞叹道。

  彦明的太太玉叶,从来都不肯让他这样做,所以他的感觉有多强烈是可想而知的。

  彦明继续退著,蹦的一下,巨伞突破了这道箍的束缚,退了出来。彦明迅速的再

次插入,再退出、插入、退出、.....

  在彦明做了一阵活塞运动後,惠津的洞渐渐的松开了来。彦明也愈来愈容易抽送

他的巨枪。每一次的抽送都會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似乎在为他们的快乐交响曲伴

奏著。

  彦明把手绕过去,从前方再度伸入惠津的骄穴。手掌的角度实在太刚好了,手指

插入後,只要轻轻的向内抠,便可以触碰到刚刚才发现的G点。如果向外挺,则可以

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在惠津的体内的运动,由两方夹攻肉穴,更可以给龟头更大的

刺激。

  惠津又再次陷入第N次的高潮,淫液直流,阴道一阵一阵的收缩,把彦明的手指

一下一下的往外挤。收缩的力道是如此的强劲,甚至在後洞的阴茎都感觉到了!彦明

终於也到了极限,爆发在惠津体内深处、深处....

  彦明和惠津喘息著都瘫在地板上。而彦明的阴茎慢慢的消退後,由洞口滑了出来

,而射在惠津深处的精液,也随著流出来。惠津的洞口似乎仍是意犹未尽的开著,期

待著与阴茎的再次约會。

  「这下洗得够乾净了吧!」

  「嗯!」惠津满足的回答。

  彦明扶起惠津,一起进入浴池,真正好好的、彻底的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