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文学-性爱文献区



球赛 未来篇

目录

第一章 世界冠军
第二章 急流勇退
第叁章 宿命敌人
第四章 薄命红颜
第五章 生死对决
後记


--------------------------------------------------------------------------------

第一章 世界冠军

牛德华一低头,仅仅避开了当头飞来的高速球。但球身带动的高速气流,也在他面上留下了一条血痕。金属球撞在球场的透明合金墙壁上,马上高速的再向牛德华反弹过来。牛德华身在半空,无从着力,眼看要被引力球击中了。他的对手心中暗笑,他发出的球是根据精密的镭射弹道计算的,全靠刚移殖在胸腔中的超微型军用电脑的帮助。引力球的速度已增加到了时速600太空里,如果被直接击中的话,一定会在身上打穿一个大洞。观众都紧张的站起身来。一些女孩子已失声惊叫,有人竟然晕倒了。

(注:透明合金是在廿二世纪末发明的,是一种划时代的产物。透明合金发明後完全取代了玻璃,这轻量而坚固的物料是远程太空船不可缺少的必需品。)

牛德华俊朗的面上一片死灰,他知道要闪避已来不及了;在对手的猛烈攻击之下,他已经完全失了位。今天的对手实在太强了。对手精确的计算和快捷的动作,一早已经控制了大局。他连连失利,有几次其实是纯粹靠运气才可以避开对手的攻击。

他记起教练在赛前对他的说话:「今天的对手是泰坦斯集团的选手,已经有连续十二场的不败纪录;据资料显示他有55%是机械人!」「55%?那麽多?」牛德华不其然地摸摸右手,其实不只右手,他的双脚也是机械的,全身的机械比例是25%。但对於职业引力球手来说,这已属於偏低的比例。

他今天不能输!一定不能输!他必须赢这一场,才有资格挑战联赛榜首的球队,参加今年的冠军赛。为了卫冕冠军,他今天一定要赢!

牛德华眼看避无可避,迎面飞来的不只是引力球,而且也是死神的拥抱。在死亡阴影笼罩之下,他心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只见他一扭身,竟然用脚 向高速射来的引力球。「轰」的一声巨响,超合金机械腿马上被引力球撞至粉碎。但引力球的速度也因此慢了一慢;而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牛德华马上趁势在球上一推,将球的方向改变,转为向着对手电射过去。他的对手万万料不到牛德华竟会牺牲一条腿,而且又被飞散的碎片扰乱了视线,到球飞到眼前时已经太迟了。引力球像炮弹一样撞穿了他的腹部,登时爆出大量血花。他飞坠到球场壁上,奄奄一息。看来他得在医院「休息」一段长日子了。

观众都看得呆了,都被这几秒钟的戏剧性变化完全吸引住了。大家呆了数秒钟,观众席才上爆出一阵阵如雷的欢呼声:「牛德华...牛德华...」

牛德华高举双手,傲然的接受观众的欢呼,彷佛在说道:「我是最好的!」

引力球是廿叁世纪最受欢迎的体育运动,让Sunray 先来介绍一下。球赛的规矩十分简单,就是要将球击中对手。引力球的球场是个直径二十公尺的大圆球,通常用透明合金制造,圆球内是无引力的。球员分攻守两方,轮流将球摘向对方。守方可以闪避,让球撞到墙壁再反弹;或者用身体任何部份改变球的方向,但不可以让球停下来。引力球所用的球是装有内置离子动力加速器的,会随着撞墙的次数逐渐加速。比赛时间愈长,球的速度愈快,有时甚至可以达到音速。这时根本无可能用身体接触,变成一个纯闪避的战斗。

起初引力球只不是一种学界的体育运动,用的球是柔软的纤维球。就算被球击中,也不会对身体产生严重损坏。但後来却发展成为职业比赛,改用了内置动力的超合金球。一旦被球击中身体,球手非死即伤。但人们却疯狂地爱上了这一种血腥的运动,职业引力球手成为了最高身价的运动员。各大企业争相赞助引力球的运动,加上传媒的热烈推广,引力球很快已成为大阳系内的热门运动。而每年的冠军赛,更是万众瞩目的盛事。

职业引力球手虽然受欢迎,但却并非人人可以胜任。由於引力球有强大的破坏力,不少球手都残废了。球会於是引进了新赛例,接受移殖了机械身体的球手参加。有了半机械球手的参与,球赛变得更加激烈了。利用机械的辅助,球手的动作可以更加快捷,更加精确;也可以接受更高的球速。有不少球手为了提高实力,更毅然放弃原来健全的手脚而换上机械身体。

牛德华用力分开采妮修长的双腿,毫不留情的将阳具插进她的美丽的肉体内。采妮发出既欢愉又痛楚的娇啼。他用口含住采妮的完美乳房,身体不停的在她身上起伏。采妮口中发出满足的呻吟,一头散乱的金发左右摇晃着。牛德华左手的提起采妮的大腿,阳具更深入的插进采妮紧窄的肉洞内。采妮猛挺着纤腰在迎合,她快要虚脱了。这一场性爱,已是今晚的第叁次,而且更已经持续了整个小时,甚麽花式都试过了。连串的高潮令她有点麻木了。采妮娇喘着:「我...我快要死了...呀...停...停呀...」牛德华却像充耳不闻似的,仍在疯狂抽插。采妮看到他血红的眼睛,知道再说也没有用,唯有咬紧牙关忍受。终於,牛德华全身一震,射出大量阳精,颓然的倒在采妮丰腴的玉体上。

采妮轻轻的推开身上的牛德华,然後温顺的伏在他怀中。她太爱这个男人了!牛德华累透了,很快便进入梦乡。采妮见他睡了,便俏俏的爬起来,走进厕所去清洁。她的下体一塌胡涂的,满是乾涸了的精液和淫水,花瓣已红肿起来。牛德华今天特别的狂,采妮知道他一定很烦恼。每当他心浮气燥时,做起爱来就会像蛮牛一样。

采妮盈盈的的步入淋浴间,「温水!」她吩咐电脑管家开启温水花 。采妮享受着暖水的温柔抚摸,淋浴间充满着水蒸气。她抚摸着滑如凝脂的美丽身躯,往事又再涌上心头。

(注:在廿叁世纪,大部人已转用超音波沐浴。利用超高频音波冲洗身体上的污垢,洗完澡也不用湿身。用水洗澡已变成一种奢侈品,只有少数有钱人才能享受到。)

五年了,他们的第一次,是在五年前德华为月面剑津大学赢得学界引力球赛冠军的那个晚上。那一晚,她将处女献了给他。之後...之後德华被自护集团看上了,他们用高价邀请牛德华加入他们的引力球队。第一年德华已峰芒毕露,为自护集团取得全年大赛冠军。自始牛德华就成为了最受欢迎的运动员,他俊俏的面容更风靡了万千少女。但他只有一个女人,就是采妮。

(注:剑津大学及牛桥大学是月面两所最着名的学府。一向在学术及体育方面均全面竞争,务求压倒对方,成为月球的最佳大学。)

采妮记得德华是先失去右手的。那一次几乎吓得采妮半死,他的右手在比赛中被引力球击中,整条臂膀齐肩被扯脱了,不能挽救。德华亦需要卧了叁个月病床,心想比赛的生涯要结束了。采妮陪在他身边不眠不休的,她当然很担心;但又有点庆幸。也许能在最高峰时退出,对德华来说是最好的!但公司後来替他安装了机械臂,同时说服赛会放宽了赛例。最後德华还是重返引力球圈,并且继续在球场上扬威,再次夺取了那一年的冠军宝座。说实的,暗地里采妮是有点儿失望。

跟着是左脚....跟着是右脚...一幕幕的恐怖回忆,又浮现在采妮心上。若给她选的话,她会选择退休。反正这几年赚的钱,已足够他们很充裕的生活下去。

但德华却放不下,他自出道以来所向无敌,五年来都是冠军。但这一两年,对手是愈来愈厉害了。采妮是知道的,引力球手已经成为大集团的竞争工具,变成了人工肢体和军用兵器的试验场。高科技的人做肢体已成了球手必需的部件。德华对自已的身体还是珍惜的,但其他人就不同了。例如今天的对手,除了四肢之外,眼睛也换上了电子眼,脑里更镶嵌了电脑。简直是半个机械人,纯粹是为了比赛而生存。采妮害怕有一天,德华也会变成这样,她不敢再想下去。



--------------------------------------------------------------------------------

第二章 急流勇退

「德华!已经知道了!下星期的冠军决赛,你的对手是黎里昂,奥干集团的皇牌!」牛德华的教练拿着虚拟日报走进来。采妮正一面和牛德华调笑,一面替他削苹果皮。

「黎里昂?」德华记得这名字:「他不是死了吗?」黎里昂是唯一有足实力挑战他的人,过去几年的冠军争夺战,都是他们俩人的对战。德华还记得一年前决赛时,自已用引力球射穿他胸口的一幕。

「啤」的一声,虚拟报章上显现出一个立体映像。「没有!他那次被你打败後,公司用高科技救了他。并且替他换了人工心脏。根据资料显示,他的机械比例是70%。」

「70%?」采妮惊叫了一声:「那还算是人吗?赛会怎会接受他参赛的?」立体映像上的黎里昂的确已不太像一个人了!身上满是外露的机械仪器。

教练说:「小道消息说奥干集团用高价收买了赛例委员会,迫他们提高了可接受的机械比例。」

「德华,以他的机械比例,你是没可能赢的!而且据说他们还有秘密武器,不如...」教练向采妮望了一下,很担心的说道。

「不!」牛德华决断的拒绝了。「上次和他比赛时,他的机械比例已比我高,还不是败在我手里?这一次,我无论如何也要比赛!」

「那你有考虑波士的建议吗?」教练猛然记起采妮在场,马上噤若寒蝉。德华也突然沈默下来。

「甚麽事?」采妮感觉有点不妥,她摇摇德华的手臂。

「德华,告诉她吧!她是有权知道的...」

「我知道了!」德华喝止他,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是甚麽事?快告诉我!」采妮有股不祥的预兆。

德华一手抓住她的手臂:「来,我们到外面透透气。」

教练看着他们走了出去,他看着虚拟日报上黎里昂的立体相片,感到头都大了。若果德华还是那样固执的话,今次必败无疑。



--------------------------------------------------------------------------------

德华和采妮坐在气垫车上,向着郊区飞驰。一路上,牛德华都一言不发。从他凝重的面色,采妮知道这次的事一定十分严重。

气垫车驶离了圆顶都市,停在山顶上。直接受到阳光的照耀,在廿叁世纪来说,是既奢侈又危险的事。在没有臭氧层保护的大气中,随时发生的宇宙射线风暴是致命的!

「采妮,我应承你!今次赢了之後,我便会退休。和你一齐移居到卫星都市过平静的生活,好吗?」

采妮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兴奋得扑在德华身上,热烈的送上香吻。

德华抬头仰望着一片蔚蓝色的天空,面上的线条像猎鹰一般硬朗:「公司要我增加机械比例,你认为怎样?」德华若无其事的说。

采妮全身一震:「你的...手?但你的手又没有受伤呀,为甚麽...?」她的声音在颤抖。

「采妮...不只是手...」德华记起老板和那个不知名但相貌极其猥琐的男人的说话。



--------------------------------------------------------------------------------

「这是生物电脑,是利用人类本身的感觉系统构成超级电脑,可以超频增幅人类的运动神经,比现今最强力的军用电脑快上五十倍。是上古火星文明的遗物,无价之宝。」

「这是违禁品,但公司已重金购置。只要安装了它,再改善一下机械比例,你一定会所向无敌!」

「最近你的成绩已大不如前,再继续下去的话,今年的冠军一定无望。公司做不成第一位的话,你的价值也完了。」

「来吧,安装这生物电脑,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

「当然,这生化电脑有轻微的副作用。它会取代了你的性神经反应系统,简单来说,你会永远失去性欲。小事一桩,是吗?」

「你还考虑甚麽!难道你想在球场上输得一败涂地吗?你可以容忍失去一切荣耀吗?快下定决心吧!」



--------------------------------------------------------------------------------

「不可以的!」采妮的眼泪夺眶而出。她扑在德华背上,紧紧的拥住他。「不可以的!」

「采妮,如果我不接受移殖,我一定会输的!」德华垂下头,目光中一片迷茫。「你可以接受一个一无所有的失败者吗?」

「我可以!」采妮不假思索便说出了心底话:「我当然可以!我爱的是牛德华,无论你是首席球手又或者只是个扫街工人,我也一样的爱你!但我爱的是一个人,不是一个机械人...。你知道每次你失去手脚,我是多麽痛心吗?我爱你!德华,为了我,为了你自己,千万不要放弃做一个人的机会!赢了比赛又怎样?那不过是个机械人赢了,不是你!」

德华心中一耸:「是!我倒忘记了。」他将采妮紧紧拥抱住:「其实这些年来,令我最快乐的一次胜利,还是在学校时的那一次。那一次完全没有器械的辅助,我是凭真本领胜出的。对手也没有受伤,他输了之後,还衷心的祝贺我,我们还高高兴兴的去喝酒。之後,你还将你的第一次献了给我。」他伸手为采妮抹去粉面上的眼泪。

「在职业比赛中,我一次一次的击倒对手。为了胜利,我甚至要杀死对手。胜利的荣耀蒙蔽了我的头脑,我渐渐忘记了比赛的真正乐趣。要赢的,不是对手,而是我自己!我...竟然忽略了这最重要的事...而且也忽略了你。」他吻住了采妮的樱唇,采妮也热烈的回吻着。

德华看着深爱的女人,他太大意了,采妮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失去了她,就算赢了整个世界,他也会感到空虚。他热烈的吻着采妮,手已伸去解开她的上衣,握着了她高耸丰满的乳房。采妮娇啼婉转的相迎,两人倒在草地上,开始了一场灵与欲的交流。

天上飞过一颗流星,像为了他们的幸福许了个愿。德华和采妮在晴朗的天空下热烈的做爱。心灵藉着肉体的结合在紧密的交流,五年前的甜蜜感觉又再一次重温。

夜幕低垂了,月亮在稀薄的大气中,显得特别光亮。德华和采妮并肩坐在山坡上。晚风吹拂着采妮的长发,两人像神仙眷侣一般漂逸。



--------------------------------------------------------------------------------

第叁章 宿命敌人

「回去吧!」德华扶起采妮的娇躯:「我回去之後马上向公司辞职。下星期的决赛,叫他们另外找人吧!」采妮心中甜丝丝的,她靠在牛德华宽阔的胸膛上,两人步往气垫车。

德华突然有一种危险的感觉,多年的死亡比赛为他锻 出这种特殊感应。他轻轻搂紧采妮,提高了警觉。

一个庞大的黑影闪电般飞向他们,牛德华一扭身,已挟着采妮弹开数丈。采妮吓得花容失色,她一抬头,刚好和侵袭者打了个照面,当堂惊呼出来。

那是甚麽?是一个满是装甲的巨人,少说也有九 高;双脚像坦克车般粗壮,还装置了履带;身上挂满厚厚的护甲和一排排的按钮;手也是金属的。只有头部还勉强像个人!头发全没有了,光秃秃的头上满是感应器。眼中闪着残酷的血红目光...他是黎里昂!

牛德华轻轻放下惊魂未定的采妮,挡在她身前摆出防卫的架式。喝道:「黎里昂,你想怎麽样?」

里昂张开血盆大嘴,狞笑道:「老朋友,许久没见了。来探探你吧了。在打倒你之前,我想再清清楚楚的看一看你这个引力球场上的皇者,世界冠军!当然,我也不介意亲亲你的漂亮女友。」他色迷迷的盯住了采妮,采妮不禁缩在德萍背後。

「别发梦了,败军之将,何足言勇!难道还想再尝试一次炮弹穿心的滋味吗?」

提起往事,里昂全身一震,他怒吼道:「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次的耻辱!你给的一切痛苦和屈辱,我一定会加倍的还给你。下星期的比赛...就是你的死期!到时我会在仕世界面前,彻底的打败你!我会先将你的手手脚脚打碎,然後...再轮到你的头!哈...哈...哈...」刺耳的笑声,在辽阔的夜空中激汤着。

「你要失望了!」牛德华冷冷的道:「我不会参加下星期的冠军赛,我要退休了。」他握着采妮的玉手。

黎里昂不置信的直摇头:「是真的?你骗我罢了!」牛德华用坚定的目光已证实了他的答案。「你这懦夫!你怎可以临阵退缩,你怕了我!」里昂狂怒起来,他一脚跺在地上,强力的震动冲击着牛德华。他心想:「好强的力量!」

德华说道:「随你怎麽说吧,反正我都不会再和你比赛的了。」

「不可以!你不可以退出!我一定要击败你!我牺牲了那麽多,都是为了要赢你!你一定要和我比赛!」里昂连声怪叫,他已失去控制。一拳直往牛德华轰过去。

牛德华连忙向横闪开,他用力将采妮推开一傍。一转身向猛冲过来的里昂迎上去。

「小心!」采妮担心的喊道。

「轰」的一声,两雄相遇,两人抵在一起。德华连退叁步,才用双臂格住了里昂的重拳,强大的冲击力震得他双手发麻。他的力量太强了。「蓬」的一声,第二拳又到了!德华纵身往上一跳,避开雷霆一击。他在半空中一转身,飞腿直取里昂的脑袋。里昂连忙伸手格开;同时手一扭,一个抛槌,闪电般从下直攻向德华腰眼。德华一击不中,转而在里昂肩上借力一撑,又在弹上半空,避开了里昂的重槌。

空中攻击是他最擅长的招式,只见他身形未定,连环腿已向里昂脑袋两边踢去。他知道必须攻击里昂的头部,那是唯一的血肉之躯的部份。

「轰轰」两声,德华的重击准确的 中了黎里昂的前後脑。他登时金星直冒。尚未站稳,牛德华的飞脚又来了。里昂眼前满是脚影,德华的腿一脚比一脚快,一腿比一腿重,而且专挑里昂的头部和关节进攻。黎里昂的强力攻击虽然每一下都带着千钧巨力,但总是慢了一步,始终无法击中牛德华。转眼之间,他已中了十多脚。

黎里昂连连中招,狂叫一声便向後退。只见他退後十多步,面上展现出诡异的笑容:「热完身了,现在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新武器。」他伸手在胸前按下几个按钮,「啤」的一声,在他的腹部打开了一扇活门,在强化透明合金後,出现了一副奇特的仪器。

牛德华一见到那仪器,马上面色大变:「生物电脑?怎麽...」话未说完,黎里昂已攻到面前,他的速度比刚才快了几倍,牛德华连忙伸手挡格。「轰」一声,他整个给震开了。连力量也提升了!太快了,他仍未站稳,第二拳已挟着无比劲风当胸击中了德华。他狂吐一口鲜血,倒飞丈外。人尚未坠地,黎里昂又到了:「不是只有你们才买得起生物电脑的!」他一抬巨腿,在半空中一脚轰碎了德华的机械右脚。德华惨叫一声,又喷出一口鲜血。

「你输了!」在德华坠落地上的一刹那,另一脚又跺碎了他的左脚。「我才是冠军!」黎里昂一拳连德华的右臂也打的稀巴烂了。他已杀红了眼,对着已失去战斗力的牛德华,他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你输了...你输了!」里昂吼叫着,他完全没有满足感。他需要在千万人之前,彻底的打败他;不是在这偏僻的山头撕杀。

里昂举起斗大的铁拳,正要打碎牛德华的左手,那是他唯一的真正的手。德华倔强的瞪着他,虽然碎裂的只是机械肢体,但强大的震汤力和冲击力,已使他受了严重的内伤。他嘴角流着鲜血:「你赢了!那又怎麽样?来吧!杀了我吧!」

「不!我不要在这里杀死你!你要参加比赛!我在全世界面前将你撕开两边!」他狂吼着!

「你别做梦了!」德华又喷出一口鲜血:「你永远是我的手下败将。」

「铿」的一声,一颗石头,击中了里昂的光头。他转头一看,见到采妮手中拿着子,战战竞竞的扔向他。「走呀!走呀!」采妮一边哭,一边用石子扔向里昂。

黎里昂眼中闪过诡异的神采,他一眼瞪着德华:「你会参加比赛的,如果我上了你心爱的女人,你一定会替她报仇的...」他转身向着采妮走过去。



--------------------------------------------------------------------------------

第四章 薄命红颜

采妮一步一步向後退。她奋力将手中所有的石子一把撒在里昂身上。他不闪不避的若无其事,仍然狞笑着向采妮迫近:「美人儿,来吧!让我来安慰你,那个 人...嘿嘿...一定不能满足你的!」

采妮已退到山边,再无可退了。她一面倔强的神色,手一翻,翻出了一柄小刀。她用小刀指着自己的咽喉,正色地说:「你再行前一步,我便马上自杀!」里昂估不到她会这麽强硬,一时想不到该怎麽办。他心念一动,慢步退回德华身边。

「你真有意思,我的美人儿。」突然一脚跺在牛德华的头上,厉声向采妮喝道:「快把刀子放下!否则我一脚跺爆这窝囊 的脑袋!」

采妮吓呆了。「卑鄙!」她哭了起来。

里昂脚一用力,德华闷哼一声,又吐出了一口鲜血。他竭力向着采妮大喊:「不要理我!快走!采妮快走!」里昂再用力一跺,德华马上昏过去了。

采妮手一软,刀子叮一声掉在地上。她双手掩着面:「你快放了他吧!求求你...」

里昂狞笑着向采妮说道:「脱去衣服!快!」

「你答应我,不可伤害他!」采妮咬着牙,抬头向里昂说:「你这个怪物,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她一手扯下自已的上衣。雪白的肌肤在月光下显得份外迷人,高挺的乳房在微微颤抖。「来吧!你根本不是个男人, 物!」采妮知道移殖生物电脑的代价是牺牲性能力,这个怪物可以做些甚麽?

「哦,你倒知道不少。」里昂缓步行近采妮:「不错,我已经切除了生殖系统,但我仍然有可以令女人欲仙欲死的本钱。包你试过之後,再没有其他人可以满足你。来吧!先脱去你的衣服。」他一屁股在在地上,像要看一场好戏。

「你...」采妮心中疑惑,但她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她缓缓地解开上衣的钮扣,露出完美的身体。里昂看得呆了,采妮的身体真是无懈可击。五 九寸的模特儿身材,叁围是36.23.36,身段的比例匀称。全身肌肤雪白无瑕,她的毛发是光润的金黄色。两腿之间的水蜜桃饱满而性感;面孔更是美得慑人。里昂看着她女神一样的优美体态,当堂食指大动。他向采妮招招手:「美人儿,过来!」

采妮无奈的走到里昂身前,她闭上美目,准备接受他的蹂躏。里昂没有站起来,他仍旧坐在地上,一把抱着采妮丰满的臀部,大嘴在她的娇嫩花瓣上狂吻着。他的舌头又长又厚,在嫩的鲜花瓣中上下撩拨,而且用力的刺激着敏感的阴核。采妮虽然咬着牙拚命忍住,无奈身体自然的产生反应,蜜液慢慢的从花瓣渗出。

里昂贪婪的吸吮着香甜的花蜜,又用肥大的舌头突入采妮的肉洞中穿插;同时用手指插入采妮的屁眼。前後同时受到侵袭,她再也忍受不住,开始大声的呻吟。

「女人...还不是乖乖的受我摆布。」里昂狞笑着。冰冷的机械手指,不停的在菊花蕾内外肆虐,再次用舌头深入充满爱液的阴道。

「呀...呀...」采妮很快便攀上了高峰。她已不能站稳,娇躯软软的倚在里昂身上。「舒服吧!」里昂面上满是采妮的爱液:「这条舌头是从狼狗身上移植过来的,不知收拾过多少女人。但像你这麽美丽而性感的,还真不多见!」

他用粗糙的狗舌头在采妮身上舔着,这种特殊的快感很快就让她登上另一次高潮。「现在是戏肉了!」里昂双手抱着采妮的纤腰,把她一把举了起来。

采妮原来已陷於半昏迷状态,但一阵恐怖的机械声把她的神智挽回。只见在里昂胯下打开一道活门,从活门内伸出足有一枝一 长的金属棒。她骇然地望向里昂。

「这就是我牺牲性器官的补偿。公司特地为我制作了这宝贝,比我自已的更大更好。虽然没有感觉,但只要见到你们满足的美态,已足以叫我享受了。放心,这宝贝有很多法宝,包你一试难忘!」里昂狂笑着,笑声中却充满了无奈和悲哀。

「吱」的一声,金属阳具上凸起了无数圆珠,还开始在慢慢的旋转。采妮惊得大叫在拚命挣扎,她决不能让这机械怪物进入她的身体。但弱小的她,又怎敌得过里昂的怪力呢!里昂把她用力压下,巨大的金属阳具,强硬的撑开娇小的洞口,突入了采妮的阴道内。

奇怪的她没有感到很大的痛楚,只有一种很奇怪的快感。「很舒服?是不是?我的宝贝会分泌出特制催情液,可以麻醉你的痛苦,同时更可以增加你的快感。你慢慢享受吧!」

里昂淫笑着。没有了男人的尊严,他的心理变得极度变态。他特地安装了机械阳具,只是纯粹为了发 兽欲。他挑选的这超大号的义具,根本没有女人可以承受得住。故此他特别加装了麻醉药分泌系统,使被奸者失去了痛楚的感觉,让他可以长时间的奸淫。但事後被奸者一定会受到极大的创伤,有些更因此丧命,不过都给他的公司隐瞒了。

金属阳具在采妮的花瓣内不停的伸缩及旋转,接连不断的快感使她完全失控。采妮高声的狂叫着,美丽的脸兴奋的扭曲了。机械阳具不歇止的冲击着、研磨着她的肉洞,一波波的高潮完全占据了她的意识。她只知道要用力的挺着屁股去迎合,完全不知道阴道已经撕裂了,还在淌着血。里昂一面欣赏着她的娇啼婉转,一面用狗舌头品 着如潮涌出的花蜜和鲜血。

血腥而残忍的奸淫一直持续了个多小时,直到采妮的花瓣再也没有淫水的分泌,里昂才抽出染满鲜血的机械阳具。他缓缓的站起来,心中仍然一片空虚。他拾起采妮的破衣,轻轻盖着她赤裸的身体。他仰天狂吼,低下头来,刚好接触到牛德华的愤怒目光。

「我一定会报仇的!一定会!」牛德华咬牙切齿的说。

黎里昂没有动怒,只感到很落寞,每一次奸淫女人之後,他都有这种感觉。「好!比赛见。我会通知你的经理人来接你。」他望一望昏迷不醒的采妮:「送她入医院,好好照顾她!」

他扔下残缺不全的牛德华,消失在黑暗之中。



--------------------------------------------------------------------------------

第五章 生死对决

牛德华站在升降台上,缓缓向球型的比赛场地升去。观众在疯狂的叫嚣,绝大部份人都是他的支持者。牛德华心中很不是味儿,如果他们看到几日前山边的战斗,今天不知会支持那一边!

贵宾席上,首次没有采妮的芳踪。她每一次都会来观看牛德华的比赛,看着他打败对手。但今天...采妮已经昏迷了五天,医生说她的心灵受到极大的创伤,所以「拒绝」醒来!德华在一直她床前守候,在她耳边细说两人的快乐往事,厨房中的嬉戏、床第间的激情、晨曦中的漫步...。但采妮却没有丝毫反应。

升降台到达了球型比赛场地,透明合金将嘈吵的叫喊声隔开了。四周一片寂静,牛德华连自己的心跳也听的一清二楚。对手出场了,黎里昂披着金光闪闪的披风从另一边的升降台慢慢上升。由於这一季,他的成绩比牛德华好,牛德华这上届冠军,反而成了挑战者。

观众的欢呼声,一点也不比对牛德华的弱。

黎里昂已恢复了他的狂妄姿态,他远远的向牛德华竖起大拇指,然後转向下指;又用手在颈上比划。他知道牛德华这几天根本没进行过强化,只是呆在采妮的病榻前沉思。今天他一定可以在全世界面前杀了牛德华,报了去年一箭之仇,成为世界冠军!

比赛公证人简单的介绍了参赛者的资料。「啤」的一声,比赛开始。球体内的引力消失了。在地上打开一度活门,引力球从门中射出,落在牛德华手中。

牛德华低垂的头猛地抬起,眼中充满了仇恨的火。手中引力球如电射出,直向黎里昂飞去。里昂不闪不避,当胸一拳击在金属球上。引力球被击中,硬生生的向德华倒飞过来,速度已经加倍了。

世界冠军当然不是省油的灯,牛德华一翻身,身体优雅的向後仰,手轻按在球场壁上,双腿刚好夹着飞来的引力球,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球再次高速的转向对手射去。

双方球来球往的,转眼之间已来回了数十下。黎里昂是硬挢硬马的乾脆将来球轰回去;而牛德华则采用借力打力的方法,卸去引力球的巨大冲击力。两种手法,各擅胜场,观众看得如痴如醉,连打气欢呼都忘了。

比赛已经进行了十五分钟,球的速度已加速到破纪录的800太空哩。从来没有球手可以闪避这麽快的球。黎理昂已启动了生物电脑,否则早已不能应付这样高速的球了。反观牛德华,依然可以潇洒的在间不容发间闪避开高速飞驰的金属球,果然是有一手。

黎里昂冷笑一声,抢身向前向着高速飞射的引力球拦腰一拳轰下去。在千分一秒之间,将引力球的轨道改变。球闪电的撞在球场壁上,然後以不可能的角度飞向牛德华的後背。观众都惊呼了起来。

牛德华人在空中,突然发觉引力球改变了角度。要闪避已来不及了,危急间只有用力的向着来球一拍。机械手掌马上粉碎了,但他也在这间不容发之间,腾身避开了金属球的撞击。观众席上,惊呼声此起彼落。里昂的支持者,更在大吹大擂的高举着支持的横额。

球没有停下来,它猛力的撞在墙上,又再反弹出来,继续在场中飞窜着,不断的增加速度。

黎里昂露出恐怖的笑容,在生物电脑的协助下,他仍旧可以从容的计算出引力球的轨道而躲开。而牛德华就有点左支右拙了,他的左边脚掌和右边大腿,先後被球击中碎裂。看来很快可以分出胜负了。

球速已增加至1200太空哩,已超越了肉眼可见的范围。也快到生物电脑的极限了。里昂面上的狞笑愈来愈恐怖,从大显像屏的大特写中,观众都可以见到他那燃烧着杀气的目光。他今天不单只要赢取世界冠军,还要杀死牛德华。

牛德华已经尽了力,1200太空哩的球速,已不是人类可以支持的速度。他知道大限将至,一颗心却惦挂着仍躺在病榻中的采妮。采妮苏醒时,他一定要在她身边;他们还要一起到卫星都市过平静的生活。为了采妮,他不能死!

「采妮!」金属球又洞穿了他的大腿。德华绝望了!「采妮!」他心中狂喊着:「对不起!我要先去了...采妮...我的爱!」他缓缓闭上眼睛,等待着死神的召唤。

观众都不相信的大叫起来,从大显像屏的大特写中,牛德华竟然 上了眼!「他想自杀吗?」连球赛评论员也惊叫起来。

球飞快的向着牛德华射去,眼看就要栏腰击中他。里昂的面容变得更加狰狞可怖,狗舌头忘形的在舔在面上的汗水。他期盼已久的一刻即将来临了。

怎料他的肌肉忽然下陷,球沿着凹陷的肌肉在他身上绕了一个圈,被他的手一拨,竟然向着里昂飞去。这出乎意料的一球,几乎要了里昂的命,他狼狈的闪过,眼中满是惊怒的神色。观众席中爆出如雷的欢呼。

没可能的!里昂看到牛德华的四周,竟然出现了一阵淡淡的白影。而且慢慢幻化成人形,是采妮!白影缠绕着德华昏睡了的身躯,还吻在他的嘴唇上。德华没有张开眼睛,面上却是一片平和。转眼间,白影却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见鬼!」里昂疯了的推动着引力球。猛力的射向牛德华。但每一次都被他巧妙的闪开了。

没可能的,人类的血肉身体,不可能控制如此高速的射球!里昂气红了眼,不断将球加速。转眼间球速已增加到1500太空哩了。尽管引力球已达到这样高的速度,但牛德华每一次都可以惊险的避开,他仍然闭着双眼,面上一片平静的;反而里昂就有点勉强了。生物电脑已经到了极限,他开始不能跟上金属球的速度了。

「是采妮...是鬼...没可能的...」惊慌的眼神,首次在里昂面上出现。他狂怒的吼着,擂起斗大的金属拳头,向牛德华当胸打去。「犯规!犯规!」公证人大声制止。

(注:球例规定不可以向对手发出直接攻击,违者取消资格。)

里昂像疯了一样,无视公证人的喝止和观众的叫骂,仍然向着闭上双眼的牛德华发出雷霆万钧的一击:「你死吧...」

「呼」的一声,从牛德华身後突然转出了电射而至的引力球。引力球撞在里昂的拳上,不但将整条手臂完全粉碎,强大的冲击更把里昂的右胸扯破。球的馀力未尽,猛地撞落在墙上再反弹出来,从里昂的左後肩插入,轰开了一个大洞,卡在他胸腹之间。

观众席上爆出一阵阵的欢呼,官感的强烈刺激,再加上残酷的血腥味,他们都看得如痴如醉,都很满意这场精彩的生死决斗。

里昂跪在地上,他输了!他快要死了!机械身体正急速解体。他不服气的望着身前牛德华:「为...甚麽?」

牛德华用破烂的机械腿支撑着身体,向着垂死的里昂怜悯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也许是采妮在保护着我,是爱的力量!是你不会明白的。」

「爱的力量...采妮...」里昂眼中一片迷蒙,咯出了一口鲜血,倒在球场上。



--------------------------------------------------------------------------------

後记

牛德华和采妮站在太空船的观景台上,看着渐渐远去的地球。他紧紧的拥着采妮弱小的肩膊,温柔的吻在她的唇上。

采妮在比赛结束後马上苏醒了,她虽然没有到场看球赛:但却可以清楚描述出比赛的每一个细节,连医生也觉得匪夷所思。牛德华相信是采妮的爱救了他。

这天所布报纸的头条新闻,都是关於引力球界的天之骄子 - 牛德华毅然放弃荣耀和钜富,和采妮移居到卫星都市去过平静的生活的消息。没有人相信他会牺牲那麽多。但对牛德华来说,世上没有东西比采妮对他更为重要。若果要他选的话,他会选择采妮而放弃全世界。

流星在远处闪过,带着另一个充满幸福的憧憬。